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文章归档 > 2016年三月
2016年03月31日 17:52

劳动光荣,但要分清正当与否!

劳动光荣,但要分清正当与否!


      每年的三月,都是忙的时候。从26日出京,上海访友、南浔考察、湖州讲课、杭州开庭,一天一个地方,29日奔到温州正好晚饭。饭后,出餐厅,见几位从事酒后代驾工作者站街迎客,似乎有羞涩之感。于是停步与他们闲聊了几句,却受益多多,颇受启发。換件衣服拍个照,为他们鼓与呼!



                                            
   &nbsp......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6日 18:24

裁定,法院审判质量的重要窗口……行政诉讼法实务谈之二十二

裁定,法院审判质量的重要窗口……行政诉讼法实务谈之二十二
我之所以对于裁定有话要说是因为从实施案件立案登记制以来,有关行政案件“立案难”的问题时有反复,其表现方式就是以各种借口裁定不予受理或驳回起诉,民众对此多有抱怨,社会从这些违法裁定看到了一些法院滥用职权的任性。所以我将裁定视为是人民观察法院审判质量的重要窗口,从这个窗口可以看到当事法院是否践行“依法治国”,其司法活动是否公正。

例如上海市民 杨xx因为住宅兼画室于2014年3月被区政府强拆,于2016年3月8日向法院起诉。3月15日,法院给他寄来下面的通知书:

我知道后,深为震惊,遂发微博公开了这个通知书,依据行......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2日 19:13

辩论,权利的正当巧用—《行政诉讼法》实务谈之二十一

辩论是行政案件庭审的必经程序,也是合议庭听取当事人意见的关键节点。如何让合议庭充分了解自己的观点,从而作出有利己方的裁判,是诉讼参加人的权利,也是义务。就此,我的认识如下:

一、掌握“质辩合一”的特点。

辩论权利作为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之一,我国《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对此都有明确的共性规定。《行政诉讼法》第十条明确规定,“当事人在行政诉讼中有权进行辩论”。由此可见,辩论是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也是行政案件庭审的必经程序。 行政诉讼庭审一般分为法庭调查......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1日 16:07

质证,大有学问…………《行政诉讼法》实务谈之二十

质证,大有学问…………《行政诉讼法》实务谈之二十


 

行政诉讼看起来很难,其实当事人能动脑筋,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就是起诉(上诉)、庭审两个环节。其中庭审环节最重要的是质证。质证是人民法院行政审判的重要内容,更是体现行政诉讼参加人法律水平的战场。有的案件证据之质证,如同围棋中的胜负手,可以决定本次诉讼之成败。

从诉讼法理上说,行政诉讼质证是指在行政诉讼庭审过程中,当事人对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进行对质、核实,从......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9日 15:03

基层法院为什么连续遭遇底层民众的攻击?

基层法院为什么连续遭遇底层民众的攻击?


      近些年来,一些中国基层法院连续遭遇底层民众的攻击。媒体关注或未能披露的众多惨案没有引起法院与法官们应有的思考,只看到安全门和日益严格的安检并没有防止血案的继续发生。联想到今年的昌平法院马彩云法官被枪杀和阆中法院公判讨薪民工的事件,我们是否还有什么方面遗漏了?
    谨选载转发原著名记者邓飞的文章:
    黄运财和他炸死的法官(2007-04-14)
    2005年2月25日15时许,湖南省永兴县法院内家属楼发生爆炸,三个法官——曹华的脑袋被炸得粉碎,李开清的双眼被炸伤,伤及右眼晶体;曹兴虎脚被炸伤,右耳鼓膜......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1日 18:44

六尺巷与建国门的故事

六尺巷与建国门的故事
    今年的 "两会",北京市的警察忙,原因是外地来京的访民明显增加,有些人可能有一些不理性的行为。今天中午,太平街我的办公室对面楼上就有了一个人,引起了人们围观。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6日 17:38

“利害关系”的把握–《行政诉讼法》实务谈之十九

“利害关系”的把握–《行政诉讼法》实务谈之十九


 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实施后,立案登记制的确初步解决了困扰多年的“立案难”问题。然而,仍有一些当事人反映,他们的案件立案后被法院以与所诉行政行为没有利害关系而驳回起诉。

对此,我们需要掌握的相关法律规定有《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二十五条、第四十九条和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三条的规定。

第二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第二十五条“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4日 15:28

六尺巷的故事之闲谈。

六尺巷的故事之闲谈。

   
      "两会"我不忙,闲时想到了六尺巷的故事。六尺巷位于安徽桐城。在“桐城派”的故乡——今安徽省桐城市的西南一隅,在市区西环城路的宰相府内(省康复医院内)。六尺巷,东起西后街巷,西抵百子堂。巷南为宰相府,巷北为吴氏宅,全长100米、宽2米,均由鹅卵石铺就。据史料记载:张文端公居宅旁有隙地,与吴氏邻,吴氏越用之。家人驰书于都,公批诗于后寄归,云:“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家人得书,遂......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1日 22:07

法官们,安全了吗?

       2016年2月26日,几声枪声撕破首都夜晚的安静,昌平区法院的马彩云法官倒在了血泊中。首先站出来表示关注和悼念的是一大群律师和少数法官、检察官和法学教师与学生。到27日下午,法官们尤其是北京的法官多半还在等待组织上的指示而处于沉默之中。网上如财新网等媒体已发出的消息亦被删除,而网民中对枪案以及相关法官、法院司法不公的质疑则在单向的发酵。

27日晚上,北京之外的法官们开始关心血案。我忙完2015拆迁年度报告的发布会后,发了微博: “一个人非正常走了,官方噤声和网上或哀鸣或幸灾乐祸,令人深思。泰山还是鸿毛?我们需要真相,同时反对暴力,如同我一直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