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后拆迁时代强拆中的凶犯为何猖獗?

后拆迁时代强拆中的凶犯为何猖獗?

10月30日凌晨2时许,山西省太原市晋元区金胜镇古寨村,一待拆迁民房内发生入室行凶案,古寨村村民武文元被强拆,凶手用挖掘机挖出墙洞,两人被扔到路边造成一死一伤。死者为村民孟福贵,伤者则是房主武文元。据了解,凶案发生时,正在家中睡觉的上述两人,遭到破窗而入的10余名手持木棒的男子围殴后,被弃至路边。目前,太原市警方已对此事立案,目前被查涉案人员已升至七人。因相关部门至今未公布雇用拆迁公司的主体是何部门,因此被疑,袒护幕后指使者。对此,记者在向有关部门求证时,被告知暂时不便透露。为此,有的朋友问我:强拆为何频发?而其中的凶犯为何猖獗?

分析强拆频发的血案,作案人大多是保安公司的人。再往细一分析,就会发现,社会闲散人员摇身一变进入拆迁公司或保安公司,成为打手已经很普遍了。其实,自我们国家有拆迁制度以来,黑社会对拆迁领域的渗透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只是自进入后拆迁时代的三年多来,各地拆迁主管部门对政府的裁决和强制执行较以前有所慎重,于是本藏匿在白社会影子下的黑社会冲锋在前成了主角。血案中凶犯猖獗的程度令所有正常的人吃惊。我们所予以法律援助的N个案件都是如此。

例如,2006年1月24日,家住北京西城区南礼士路19号危改工程拆迁区内的居民杜建平得知一户街坊被法院实施强制搬迁,遂站在警戒线外观望事情进展,不料突遭数人围攻,最后于2月12日不治身亡。杜建平是一位老共产党员,却倒在法院强拆现场。打死他的是拆迁公司雇用的保安公司的人。最终,6名犯罪分子被判死缓或有期徒刑。而拆迁公司背后的人没有受到追究。

又如,2008年的我们律师事务所提供法律援助,由我和王令、栗红、刘建民、曹小连等律师主办的备受社会关注的辽宁本溪强拆命案,张剑也是因拆迁人雇用保安上门非法拆迁而致保安一人死亡。张剑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而组织非法拆迁的人没有受到追究。

再如此次太原暴力拆迁血案,抓的还是拆迁公司雇用的保安公司的人,而拆迁公司背后的人没有受到追究。晋源区政府的滨河西路南延协调指挥部扮演了什么角色,令人深思。

各地频发暴力拆迁血案,其中的凶犯猖獗程度与其保护傘的大小成正比。这反映了不仅《物权法》受到了挑战,而且《刑法》也受到挑战。对故意损坏他人财产、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故意杀人和伤害罪的惩处,不是相关法律缺位,而是执法的人缺位,是地方政府充当了犯罪分子的保护傘。当前要遏制暴力拆迁,关键是两条:一是将暴力拆迁列为打黑范畴,既要打击暴力拆迁者,又要打击其保护傘。二是放宽舆论监督的限制,让这些案件及时披露,让全社会来监督那些执法犯法的行为。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