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骗拆:政府与法院双双失信于民的新典型

骗拆:政府与法院双双失信于民的新典型

当今的中国,怪事无奇不有。为了拆迁,有的地方政府是什么怪招都敢用。最近,我是又长了个见识。那就是福建的尤溪,拆迁人先与被拆迁人达成协议,然后在拆了房屋后通过法院变更协议。面对政府与法院双失信于民,被拆迁人只有应诉。一审法院没有悬念的满足了县政府的要求。被拆迁人二审请我代理,据理所争,三明市中级法院对一审判决作了部份改变。对于此案,我认为的特点是骗拆,决不能任其蔓延。一是事关人民政府的公信力,二是法院能否介入拆迁协议的订立,三是我们工作的出发点是要化解矛盾与制造矛盾?都是需要法学界与实务认真思考的问题。

现将[瞭望东方周刊]文章“福建尤溪拆迁案:诱拆还是乌龙?”贴在下面,仅供探讨: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黄柯杰 | 福建尤溪报道

2008年12月8日晚上,也就是最后期限的前一天,占据着1200多平方米大宅的钉子户蔡家五兄弟和尤溪县国家土地收购储备中心签订拆迁协议,五兄弟除了每人领到一套安置房外,共计领到拆迁补偿款约210万。

这一结果皆大欢喜。

时隔近一年后,2009年12月,土地收购储备中心以当初“工作人员计算失误”,算错面积为理由,将五兄弟告上法庭,要求变更当初的拆迁协议,希望五兄弟退回多拿的拆迁款140多万元。

拆迁来了

近年来,福建尤溪县提出了打造朱子文化城的口号,其中就包括水东新城的开发。

蔡乐胜兄弟五人的农宅就在水东新城的西边,地段一流。

据长兄蔡乐胜介绍,祖屋是其父亲蔡朝章与叔叔蔡朝锡两人在解放后所建,老宅面积400多平方米,合用祖祠一间。

上世纪70年代末,蔡朝章的五个儿子相继成人,蔡家兄弟出钱,一起在自家的空地上建起500多平方的土木结构瓦房,蔡朝锡则终身未娶。

到21世纪初,蔡家的第三代男丁也相继成人,多年来,蔡家保持同宗兄弟一院而居的习惯,遂又大兴土木,把空地和柴禾房拆除,翻盖成婚房。

据蔡乐胜介绍,在拆迁前,蔡家院子占地面积逾1200平方米。蔡家人也承认,最后一次翻盖新房并没有到相关部门去审批,他们的理由是,农村都是自建房,从未想过会拆迁。

但是,水东新城的拆迁还是来了。

2007年7月左右,拆迁动员开始。

村民最直观的感受是,村委会附近挂起一只大喇叭,早上七点开始,女播音员就向村民宣读拆迁条例,并告诉村民如果不按时拆迁,就没有机会享受拆迁的优惠政策,还要扣分,影响到安置房的地段选择。

拆迁总动员

2007年8月,尤溪县畜牧水产局的一位副局长带着工作组来到蔡家,开展拆迁动员工作,但未谈拢。

蔡家的老五蔡乐仁告诉本刊记者,双方谈不拢的原因主要有三个,第一,蔡家对安置房的地段不满;第二,对补偿标准不满意;第三,对补偿的面积界定有争议,蔡家宅基地里翻建的几百平方米新房只算是违章建筑,不能获得正常补偿,让他们觉得十分吃亏。

2008年9月24日,尤溪县政府召集涉及水东村拆迁的党员干部和在企事业单位上班的职工,要求他们必须尽快签字。一些相关的工作人员,也被停止工作,参与动员与说服工作。

蔡家五兄弟之一的蔡乐斌的儿子是一名乡村教师,因父辈们不肯签订拆迁协议,停课“休息”半个月。

政府的努力取得了效果,到2008年10月,原先有600多户的水东村,拆得只剩下100来户。但蔡家作为水东村面积最大的拆迁户,依旧没有签订拆迁协议。

村民林新(化名)介绍,当时拆迁队沿江慢慢推进,碰到了第一个钉子户林福政,政府决定强拆,前面是推土机开路,后面跟着一辆皮卡车,车斗上装了两只高音大喇叭,后面是警车和两辆救护车。双方最终发生冲突。

据林新介绍,冲突发生时,四周高地上有一些手持摄像机的工作人员,他听到有人在高音喇叭里喊:“摄像,摄像。”

围观的群众也纷纷拿出手机来拍摄,却被便衣JC当场夺下手机。

最大钉子户达成协议

约一个星期后,尤溪有线电视台开始播放当天冲突的片子,村民们看到后傻眼了,他们惊愕地发现,电视镜头里只有村民朝工作人员投掷石块的录像,完全剪掉了拿着撬棍的拆迁队员殴打村民的镜头。

在片子的最后,有数位村民以涉嫌妨碍公务罪被县公安局通缉,“贴上了大头照,上面写着名字和家庭住址。”

第二天,几位村民在县城的路上被警方带走,一时间,村里人心惶惶,许多参与此次事件的男丁连夜躲到外地的亲戚家。

数天后,被剃了光头的村民陆续被放回,这些人都已经签好了拆迁协议。

11月底,当地政府通知,如果12月9日之前,不签订拆迁协议,政府将停止与村民的协商工作,直接评估后强拆。

12月7日,工作组再次来到蔡家,他们对蔡家兄弟说,可以先丈量面积,再慢慢谈赔偿的事情。蔡家表示同意。

第二天清早,拆迁工作组在蔡家大院里整整忙了一上午。

蔡家的老四蔡乐新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回忆:“我曾问过工作人员,我们家的土地这么复杂,你们会不会给我们算错?我们想回去再算一下。”他记得尤溪县国土收储中心主任卓传福拍着桌子告诉他们:“我们这么多专业人员帮你们做工作,怎么会有错呢?你们还是签字吧。”

蔡家兄弟觉得协议上的补偿款总价还能接受,当晚就集体签字。

本刊记者了解到,蔡家兄弟一共分得5套安置房以及约210万元的现金。

时隔近一年,政府说面积算错了

拆迁后的地块经过运作,被命名为水东新城A区,2009年4月,这块总面积33535.6平方米的土地,以1.42亿元成功拍卖,该地将用来建设包含一家四星级酒店的房地产项目。

2009年10月左右,蔡家兄弟发现政府停发了他们安置过渡的租房补贴,他们就找到国土收储中心。

蔡家兄弟说,尤溪县国土收储中心主任卓传福告诉他们,有人举报蔡家多领拆迁款,现在查出来确实是算错了,“你们要退钱给政府了。”

蔡家兄弟反驳:当初的拆迁协议是国土收储中心制作的,面积也是国土收储中心算的,现在怎么要退钱?

蔡家兄弟说,国土收储中心的工作人员后来又找了他们两次,“第一次说多算了400多平方米,第二次说多算了200多平方米。”

2009年12月3日,尤溪县国土收储中心将蔡家五兄弟告上法庭,要求变更当时的拆迁合同,退回多拿的拆迁补偿款共计140多万元。

尤溪县国土收储中心常务副主任王子春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心是接到群众举报,对蔡家的面积进行复核时,才知道计算工作出错的。王子春承认,出错的原因是政府工作人员工作失误。

2010年4月20日,本案在尤溪县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双方就合同是否有效进行了激烈辩论。

蔡家认为,根据《城市房屋拆迁估价指导意见》的规定,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对被拆迁房屋的性质或者面积协商一致的,可以按照协商结果进行评估。依据这一条例,拆迁协议完全是双方意思的真实表示。

尤溪县国土收储中心拿出1991年的地形图作为依据,认为蔡家之后建设的房屋都没有办证,属于违章建筑。

同年5月25日,尤溪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完全支持国土储备中心的诉求,对蔡家五兄弟的五份拆迁协议进行统一变更,判决退回补偿款140多万元。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