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周末遛弯到青岛

周末遛弯到青岛

       周末遛弯到了青岛,那啤酒、电器、下水道,还有自然风景和楼宇建设的确杠杠的。可是想到平度陈宝成事件,接触到那些基层草民尤其是遭遇拆迁的人还有从事拆迁活动基层干部,就不一定都有满满的幸福感了,说冰火两重天也不为过。

先说崂山区中韩街道午山社区,20多年前叫中韩镇午山村,说是政府修路要拆迁,村民当然支持,立马与镇政府签了合同搬进了政府建的房子。可是这一搬就是20多年,当年的小伙子成了小老头,可房地产权证至今未办下来。依据法律,区政府是征地拆迁人,镇政府只是实施单位没法办证。于是向区政府报告,没人理。行政复议申请到市政府,也不受理。

把区政府起诉到青岛中院,拖了一年多,在立案登记制实施后才勉强受理,但市、省两级法院说这要求办证属于信访事项,不属法院受案范围驳回起诉。《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十一项白纸黑字写着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合同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法官们都没有看过?维权的这些年,多位村民包括一位诉讼代表人离世,房地产权证的诉求成了太行山、王屋山,需要愚公们子子孙孙挖山不止,才能感动上帝?可这个上帝在哪呢?是崂山道士,还是最高法院?拭目以待。

说了崂山,再说黄岛,农民赵凤胜世居于此。三年前,街道来拆迁他家却无凭无据。我和章建勤律师给区政府发了函,虽然没有回音,也没有新的文件依据出台。

上月23日,突然来了100多穿黑衣服的人包围了赵家,吓坏了老赵一家。恐慌中,奋力抗争,那些人走了。第二天,老赵的儿子与妻弟去幼儿园接孩子被失踪了,25日老赵也被抓到派出所,那天穿黑衣服的人是来帮开发商装工地档板的,老赵一家妨碍公务了。赵被关了一天放了回来。刑事拘留通知书也来了,说他的儿子与其妻弟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乖乖!这挺乱,罪名也挺重的。老赵欲请律师维权,但亲家母说有中间人传耒官方的话两条:第一,不要请律师;第二,只要老赵签了拆迁协议,便可放人。

老赵纠结了。如果按街道的要求签合同,一是亏太多,二是签了合同不放人,岂不是人财两空。那中间人又不是官方的人,若是个骗局,怎么办?朋友们,你们说怎么办?问我,我也难说怎么办才行,但可以提供法律帮助,派两个律师来会见一下被关押的人,问一问办案单位的态度,希望当地官员对老百姓不要太狠。翻翻这些官员的前三代,大多也是农民,得为子孙积点德啊!

我一直认为,说一个城市好,不是他的官员和有钱人活的多潇洒,也不能仅看那些高楼大厦和风景区,更要关心的是高楼背后的贫民窟,关心弱势群体是否享受到发展的红利,关心这个城市的司法是否公平!

于是,拍了几张档板半包围中的老赵家的房子和房外的风光照片如下: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