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乒乓球台也要讲法治

乒乓球台也要讲法治

乒乓球台也要讲法治

6月23日,在成都举行的2017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中国公开赛上,中国乒乓球男队的2名教练员、3名运动员未经组织安排弃赛,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当晚,国家体育总局新闻发言人表示,在重要国际赛事中不辞而别、擅自弃赛,完全置运动员的职业道德和操守于不顾,置国家荣誉和利益于不顾,不尊重观众、不尊重对手,这种行为极其错误,我们坚决反对。国家体育总局已责成中国乒乓球协会查清事实、严肃处理。

既然是如国家体育总局所说的极其大的错误,那些国兵球员、教练员为何弃赛呢?我们回看一下昨天中国乒乓球公开赛的情景。据网友披露,当时的观众席上,传来整齐划一的口号声,喊的是一个人的名字:“刘国梁”。而乒乓球台上本该上场的球员马龙、樊振东、许昕均弃赛,而他们与众多球员、教练员的微博上的内容都是:“这一刻我们无心恋战……只因想念您  刘国梁!”而微博上所配的图片,无一例外,都是刘国梁的漫画头像,加自己与刘的合影。

据网友推测,23日晚弃赛的导火索是6月20日中国乒协宣布,撤销国乒总教练和男、女队主教练职位,刘国梁前往中国乒协担任副主席(乒协共有18个副主席)。而刘国梁的总教练是今年4月初才竞聘连任成功。

刘国梁连任总教练后,立即率队准备5月在德国的世乒赛。5月30日,女队主教练孔令辉因两年前陪朋友去了新加坡某赌场而涉民事诉讼,而被国家体育总局不顾大赛进行而招回。国手们没有因此气绥,取得了世乒赛的胜利。

上述事件后,国家体育总局都立即发声,声明的内容看上去都很高大上,但认真一想其实都不符合依法行政的要求。

首先说孔令辉涉诉事件,孔作为党员干部国家公职人员,当然应该遵守党纪国法。但是“孔令辉被赌场追债250万”事件最终和解结案证明孔令辉本人在微博对此事件发表的声明属实。在声明中,孔令辉表示并非是自己在赌场赌博,是亲朋好友去新加坡赌场娱乐,自己只是在旁边观看,但是帮他们取筹码留下私人信息,导致自己被卷入诉讼。虽然孔令辉依法承担了连带清偿责任,但当时剥夺其参加世乒赛的工作权利并无法律依据。

其次,乒乓球运动是体育竞技,中国乒乓球队战绩辉煌,其中历代球员、教练员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十分重要。此次乒协决定改革体制显然没有取得运动员、教练员们的认同。目前中国乒协和体育总局并没有披露这种改革依据什么程序,也没有披露这样做的理由。决策不民主,亦是没有尊重法治原则和规则意识。

再次,在今年3月30日,国家乒乓球队举行了教练员竞聘会;4月6日,竞聘结果公布:刘国梁留任总教练。乒羽中心曾表示,东京奥运周期的首次教练员聘任期限是两年。既然如此,在刚刚完成新周期竞聘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节点上让刘国梁卸任,明显不是正常程序之下的结果。国体总局与乒协言而无信,不仅仅是有关领导缺乏对运动员、教练员的尊重,也是缺少法治精神的表现。

最后,按照法治原则,在体育领域里,规则和程序正义,远比成绩更为重要。那么刘国梁、孔令辉的遭遇哪一点是对体育精神和规则的尊重呢?何况教练员、运动员的管理早已由乒乓球协会负责,但乒协有《中国乒乓球协会章程》作为行为准则。然而,我在《中国乒乓球协会章程》里没有找到中国乒协目前行为的有关依据。其中 第六条规定的职类范围中有“拟定有关乒乓球教练员、运动员管理制度、竞赛制度,报请国家体育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后施行”、“根据国家体育行政管理部门和全国体总、中国奥委会的规定,负责运动员资格的审查和处理,选拔和推荐国家队教练员、运动员,负责组织国家队集训和参加乒乓球比赛”的权力,但没有相关的剥夺总教练、主教练工作权利的规定。

更让我吃惊的是,6月20日官方消息说“经中国乒乓球协会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讨论决定,刘国梁担任中国乒乓球协会副主席”,而根据《中国乒乓球协会章程》第十七至二十一条的规定,选举和罢免主席、副主席、秘书长的权力归中乒协委员会,常委会无此职权。这个乌龙真的大了!

鉴于上述,我认为体育竞技同样需要完善立法和相关制度,需要依法行政,以切实保护教练员、运动员的合法权利,尊重其专业性和调动其积极性,而不宜将他们当作公务员来管理。

附《中国乒乓球协会章程》相关条款

第十七条 委员会是会员代表大会的执行机构,在会员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领导本协会开展日常工作,对会员代表大会负责。

第十八条 委员会的职权是:

(一)执行会员代表大会的决议;

(二)选举和罢免主席、副主席、秘书长;

(三)筹备召开会员代表大会;

(四)向会员代表大会报告工作和财务状况;

(五)决定会员的吸收或除名;

(六)决定设立办事机构、分支机构、代表机构和实体机构;

(七)决定副秘书长、各机构主要负责人的聘任;

(八)领导本协会各机构开展工作;

(九)制定内部管理制度;

(十)决定其他重大事项。

第二十一条 本协会设常务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由委员会选举产生,在委员会闭会期间行使第十八条第一、三、五、六、七、八、九项的职权,对委员会负责。常务委员人数不得超过委员会的1/3。

推荐 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