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上海律师在拆迁案开庭前突然去世的忠告:不以命办案

上海律师在拆迁案开庭前突然去世的忠告:不以命办案

上海律师在拆迁案开庭前突然去世的忠告:不以命办案

早晨被手机震动吵醒,原来是北京律师彭瑞萍(千千)发了文章:“用生命办案,上海宋依平律师突然不幸去世”。

文中说:突然去世的律师叫宋依平,1969年生,非常执爱法律,自学了法律大专、本科,2002年司法考试通过,去世前是上海宇珏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宋依平律师在2017年年底接了一件拆迁补偿的案件,宋律师接了这个案件之后,就很投入地工作,了解案件、分析案、收集证据、立案,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在为在为案件操劳。当事人给予宋律师高度的评论,说虽然认识不少律师但象宋律师这样勤勉尽责的没见到过”。

文章说:“2017年12月26号第一次开庭,之后宋律师晚上就经常失眠,饭量也减少了,不管是白天或晚上,会忽然打开案件材料,后来整夜失眠,整个人生活在案件里,和家人只说案件,别的都不说。2018年5月10号再次开庭的时间临近,宋律师和家人说压力很大,中间他到医院看过,医生说可能是太紧张了,给他开了点药拿回去。4月24号,宋律师累得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了,家人将他送到医院。

当天晚上,宋律师的儿子打电话给陆凤阳律师,说他父亲宋依平经常提起他,希望陆风阳能接手这个案件。陆凤阳律师接手案子后,就打电话给主审的王法官,和她协商推迟开庭的时间,在沟通过程中,他向法官告知宋律师因身体原因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参加庭审,王法官在得知宋律师患病原因后十分惊讶,一方面表示宋律师十分专业且敬业,给法官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王法官说她在与宋律师沟通案情时从未发现有异常行为,希望宋律师早日康复,并表示同意去和各被告联系开庭改期事宜。没想到在5月3号,宋律师突然身体指数告急,经医生抢救无效,于当日上午10点30分不幸去世,享年49岁”。

据文中援引宋依平律师的好朋友,上海陆凤阳律师说宋依平有两大爱好,健身和法律,几十年来,一直每天坚持运动,手机运行排行榜,宋律师都是二万步。

得知宋律师的突然去世,我非常的震惊。想到了有一次关于拆迁的培训课,似乎宋律师曾参加,也算是我的学生。因此,用了“拆迁案,将一个运动健将级身体的律师累死了?”为题转发了千千的文章。法律界的朋友读后亦深有感触。诸多评论中,我认为北京周雷律师有关“不以命办案”的观点最接近我的想法。

宋律师身体非常好,做俯卧撑,一组可以做一百个,连续可以做三组。身体这么好的人,居然说走就走了。即使是我知道是为了一个拆迁案子,我也很震惊。因为律师不是当事人,即使是当事人也不能以生命作为对这个案子的代价。

我不知道小宋接受的委托是拆迁人或被拆迁人之间的民事案件还是征收行政案件,但我肯定小宋不可能是政府方的代理人。我深深地知道中国律师在大上海代理拆迁纠纷原告之艰难,尤其是征收行政案件。面对着市政府“零败诉率”的指标,司法不公是必须的手段。既然这样,无论律师或当事人都坚决不要以生命相搏。其实时下中国,不仅仅是律师,哪行哪业都需要调整心态。出身无法选择,人生道路可以选择。即使速度有时身不由己,但心里那盏灯不可轻易熄灭。

为此,我重发了我去年归纳的中国律师的“五怕”与“五当”献给在中国法治路上跋涉的法律同行。

一、律师的五怕:

一怕:怕辜负当事人委托。

一个真正的律师每当接受委托之后都是同样的心态。首先恐怕自己学艺不精、能力不够或工作方案有疏漏而有负于委托。有的案件虽只是我们所办的大量案件之一,但对委托人而言可能是百分之百,甚至是全部身家性命。例如我为郑州的致拆迁队四死12伤的刘大孬辩护,虽尽力工作仍未保住其性命,我心里的内疚至今放不下。

二怕:怕有理也败诉。

时下中国的法院不缺法律也不缺法学人才,但缺法官们秉公执法实现司法公正的条件。当我们劝当事人依法维权,而实际上有的案件纠纷进不了法院,上不了法庭。即使开庭了,行政干预依旧存在。有的案子不一定有行政直接干预,但法官的屁股仍会坐歪。行政诉讼制度建立三十年了,没有一个行政法官因判政府败诉而立功,官方宣传的典型案例中也没有一例是判地市以上政府违法的案件。当律师的,不怕败诉而可以屡败屡战,但不怕委托人因此丧失对法律和律师的信任吗?

三怕:怕主管行政机关歧视。

我的专长是不动产维权与行政诉讼,应该是中国唯一的最早研究拆迁法律和实务并坚持到今天的人。但三十年来,国家司法部门没有表彰过一位代理行政诉讼原告的律师或宣传政府败诉的案件,反而将征地拆迁等行政案件划入敏感性案件管理。为律师者,难道不怕他手里的执业证通不过年检吗?

四怕:怕奸商型的当事人。

我特别怕遇上那种千里挑一的把律师当作盘剥对象的奸商型当事人。官司赢了,他们认为律师真容易当,于是便想赖掉尚未付清的律师费。诉讼或协调未达到他们心里不断增长的效果,便与律师反目,或上律所闹事或上司法局投诉、上法院诉律师、网上发帖抹黑律师让律师们有口难辩。

五怕:怕有人“递刀子”。

本来这个第五怕是应该不怕的,法律、政策都肯定律师是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推动力量,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正能量。但奈何不了一些无耻政客与文人硬将律师分派,硬将“维权律师“指控为“不稳定因素”之首(前几天又改为“死磕律师”)。若有警察登门找喝茶,我未做亏心事不怕,但我怕家人受惊吓,不恐惧都不行。有一年的初夏,虽然来了一老一少俩位警察门三一口一声:“王老师”,但我妻子因此多了很多白头发。

上述“五怕”是会较长时间存在的客观现实,其益处只有能让我们常怀恐惧之心而谨言慎行。然而,我们只要真的做律师怕也没用,就只有秉承法治理念,不畏危险,克服这“五怕”带来的负面影响。一个人活在世间就有其责任,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责任重于泰山,做人要有担当。

二、 中国律师的“五当”。

这“五当”,或许可以对冲上面归纳的“五怕”之负能量。

“五当”是:

出差当旅游,

调查当探险,

阅卷当读书,

开庭当考试,

做人有担当。

归纳以上,可以成一句话,青山长在,绿水常流,我们坚决不要与人比爹,但我们能坚持我们的追求:半为子孙半为公,脚踏实地望星空。

宋律师,完全就是拿生命来办案,这是一个尽心尽力为当事人服务而活活累死的好律师啊。

律师除了工作时间长以外,还有心理和精神上的压力,宋律师经常半夜爬起来看案卷,估计是压力太大,这种压力,也许是来自当事人,也许是来自他对自己的严格要求。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