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半梦半醒--2011的诗

半梦半醒--2011的诗

   上午参加北京市司法局、律协的律师参与群体性事件处理的座谈会。与会领导们表示,司法局、律协决不会阻挠北京律师办理群体性事件和征地、拆迁类案件。我的有关“北京律师要站在首都律师的角度,为全国的弱势群体依法提供服务”的观点得到与会者的认同。我们律师事务所今年为拆迁命案提供法律援助就八个了。一人尽力终有限,众人努力才能行。希望北京的律师能为推进民主和法治进程作出贡献。 

  难得中午心情好,喝酒数杯。迷糊中老记得40年前常读的诗句:“我不能半梦半醒的生活。没有战斗,没有暴风雨,我就不能生存”。醒来却记不起这是谁的诗,但记得这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初,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友们常引用的诗。回到办公室,上网居然查不到出处。也许,这就是代沟,就是不同时代给人们的不同印记。 

静下来,把我半年来的顺口溜汇集如下,以为心声。

2011.11.15:

当年龙桥献青春,

同个名字叫知青。

如今多半带儿孙,

最是难忘那时情。

(赠战友吴南山,网名“龙桥知青”)

国庆和诗

   9月30日,在泰安开庭后乘高铁返京。途中接多位朋友的短信,方想起已经是长假的头一天。车上,吟咏词一首,作为节前贺词:

辛亥百年帝未休,

九十风云说年幼。

高铁难盖江湖远,

展目窗外尽空楼。

十字路口当选择,

改革僵持众人忧。

草根常怀报国志,

兴衰轮回山河旧。

中秋有感:

年怕中秋月怕半,

岁月无价常回看。

精卫填海不惜力,

世上恨事谁能断?

庙堂高高云雾罩,

江湖虽广涌波涛。

今辈当为子孙计,

神州处处尽舜尧。

2011.7.31。

沁园春 脱轨

因温州动车惨案,难以心安。昨天晚上飞太原办案。稍有空闲,而作。原拟名《沁园春 血》。后朋友认为,当今中国悲剧频发皆因脱离了社会发展的正常轨道。遵其建议,改名为:脱轨。

《沁园春 脱轨》

温州城南,

千家哭恸,

万户泪飘。

望动车内外,

血污斑斑;

大桥上下,

冤魂飘渺,

庙堂震动。

江湖嚎啕,

切肤之痛费思考!

问真相,

看消息发布,

弯弯绕绕。 

治事如此糟糕,

致多少草根把命抛。

昔胶济车祸,

略微责罚;

山西矿难,

稍动纱帽。

一统河山,

政企不分,

权钱交易鼓腰包。

俱往矣,

数官僚之恶,

岂止铁道!

2011.7.1

上访小调

7月1日虽是党庆90年庆日,上访人群依旧不减,惟有国办接访地点从永定门改为久敬庄,为此又多了一些故事。

 

下午三点半,一位南方来的上访者在久敬庄还未进入接访地点便被截,急中生智说她是来京找我咨询的,而且引用我的话:“不让民众绝望,民族才有希望”。所幸俩位截访者良知尚在,没有为难这位老太太,并陪同其来我办公室看个究竟。

 

看过她的一份份上访材料和证据,这是发生在1996年的拆迁纠纷,本不难解决,但每次临门一脚力度不够,以致上访不息,截访不止。读完材料后,我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我冒昧提了个建议。双方一琢磨,认为都能接受。行前要交律师咨询费,我谢绝之。

 

于是,老太太与俩位截访者高高兴兴走了。但愿我的建议能得到落实,老太太能有幸福晚年,从此息讼息访。之后,我也轻松歇了一会,写下个《上访小调》,为朋友们沉重之间一点调节也。

 

《上访小调》

 

上访难,

 

难上访。

 

访民畏惧久敬庄。

 

春寒夏暑秋风劲,

 

展目严冬透心凉。

 

冤屈压身上,

 

两眼泪汪汪。

 

车到山前必有路,

 

莫惊慌,

 

不绝望。

 

仁人志士搭把手,

 

帮点忙,

 

给些温暖,

 

人间多些善良,

 

访民多些希望。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