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请善待老知青!

请善待老知青!

近日,老上海知识青年张维敏为了维权出了事,重庆知青丁惠民为此呼吁也出了问题。我是知青,所以我呼吁重庆当局善待丁惠民! 上海当局善待张维敏!如此,这个时代的即得利益者忘记知青就是忘本。

附诗一首: 

记得当年成知青,
兄姐称我为新兵。
艰苦奋斗数十载,
须发半白是老兵。

[转载]知青、丁惠民和我们

2008年,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40周年、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也是云南知青大返城请愿30周年。当年,以丁惠民为首的云南知青以自己的血肉之躯,进行了一场可歌可泣的,悲壮的绝杀。它终结了上山下乡的历史,彻底改变了全国2000多万知青的命运,并还历史以公道和真实。

有幸得到好友、云南知青YN提供的网站:

http://search.v.blog.sohu.com/tag/大返城/

通过视频,在《我们这一辈》的音乐背景下,我看到了:云南知青悲惨的生活、疾病中的丁惠民被抬上担架,领导请愿团赴京请愿、留守知青卧轨、绝食、1500多人跪地痛哭的场面,还有令人尊敬的中央工作组组长赵凡老人……令人热泪盈眶。

画外音引用了原云南知青、作家阿城的一段话,他曾以一种思维的口气写道

   “普通人的‘英雄’行为,常常是一种历史的缩影,那些普通人在一种被迫的情况下,焕发出一定的光彩。之后,普通人又复归为普通人,并常常为自己有过的行为所惊吓。因此,从个人来说,常常是从零开始,复归为零。而历史由此便进一步。”

无疑,丁惠民是一个英雄。而我们每个知青,在追忆自己历史的时候,也能或多或少地找到一些在某种被迫情况下,焕发过的光彩。所以,我们也可以自豪地说,我们也英雄过。

原以为令我敬佩的英雄丁惠民是个名人,如今生活得一定很“高层”,却不知他比我们还要普通。他是在云南知青大返城十个月后才离开的,为的是实现自己“最后一个离开”的承诺。后来他辗转武汉、成都和上海,做过生意,挣了些钱,但几乎全部接济了知青战友,生活非常拮据。几个月前,53岁的丁惠民在一家公司找到了仓库管理员的工作,工资是每月600元。这是他近几年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所以说,他真的名副其实地为历史的进步复归为零了。

相比丁惠民,也许我们更顺利、更富有,更安逸。但我们更是普通人。所以,我们更不需要喝彩,只需不要忘记自己曾是知青就足够了。

写此文,以表示对英雄丁惠民、知青一词、知青插友、知青网友,以及对自己的敬佩之情。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