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大学生公寓变成了政府办公楼

大学生公寓变成了政府办公楼

 

大学生公寓变成了政府办公楼

大学生公寓变成了政府办公楼

大学生公寓变成了政府办公楼

    高楼之下有血泪。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乡政府的这座漂亮的办公楼是以建设大学生公寓的名义征地而未经补偿,非法强拆了北京市秦阳金刚石制品有限公司的厂房而建造的。而这个为国家航空航天事业生产配套产品的企业因此倒闭7年了,厂主杨林武为了获得应有的补偿恢复生产奔跑于政府、法院之间,至今没有结果。坐在这楼内的公仆们是否问心有愧呢?
要办公楼还是企业,在一心为私的官僚来说当然选择前者。20年来,多少中小企业被拆垮了?这是当前就业困难的重要原因之一。北京市秦阳金刚石制品有限公司产品有销路,技术也先进,但碰上了官员们滥用权力,就成了数不清的被拆垮的企业之一。                          

   

    这个案件是一起城市化进程中较为典型的例子,我在拙作《房屋拆迁纠纷焦点释疑》(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一书中就作了背景介绍,但该公司的房屋被作为违法建设限期拆除是拙作《房屋拆迁纠纷焦点释疑》定稿之后方有定论,其中的问题具有代表性,故在《违章建筑的界定与处理》一书写作过程中,笔者首选该案。因为因土地权利而导致的建筑是否合法的争论是今后违章建筑的界定与处理的主要内容之一。该案的要害是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得不到有力保护,集体土地权益无法正常上市进入流转带来的社会动荡。                         

    2001年6月11日,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乡定福庄东农工商合作社通知北京市秦阳金刚石制品有限公司: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朝阳区人民政府征用三间房乡乡梆子井村、定东村土地8.11公顷建大学生公寓,秦阳公司的房屋位于征地范围内,要么接受6万元拆迁费拆掉厂房,要么把厂搬走,这块地已经卖给开发商了。

    杨林武是北京市秦阳金钢石制品有限公司的经理,他的厂房房屋425.68平方米,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梆子井。这一片原来的民房和农田正在被现代化的高速路和漂亮的大学生公寓所代替。老杨的厂房正处于拆迁之地。老杨的烦恼就缘于这十几间厂房的拆迁补助费。杨林武的企业创建于1987年,当时挂靠在北京朝阳区双桥街道联社名下。企业每年向联社交管理费。北京市秦阳金刚石制品有限公司,为2001年7月经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批准摘掉集体的帽子,清产核资,核定厂房设备价值为97万元。对此,秦阳公司当然认为给6万元拆迁安置费太低。

    2002年11月20日,北京市朝阳区规划局应三间房乡政府要求,作出《拆除通知》,认定秦阳金刚石制品有限公司占有的房屋属违法建设,要求其自行拆除用地范围内的违法建设。秦阳公司认为,该《拆除通知》侵犯了其合法权益,因为该房屋是归秦阳公司所有的,而不是“占有的”,并且该房屋不属于违法建设。

    笔者接受秦阳公司的委托,参加了本案的行政复议及行政诉讼。在行政诉讼过程中,区规划局主动撤销了该《拆除通知》,原告撤诉,因为该公司的房屋是否属于应无偿拆除的违章建筑由于规划局改变行政行为而有了否定的结论。然而,该公司的房屋还是被三间房乡政府强拆了,企业的设备也被人当废铁抢走了。强拆时,企业曾经报警,警察来了,但是没有能制止住非法强拆,行政诉讼也陷于程序。

    上周,杨林武来了。他与10年前相比,老了20岁。当我看到在他的厂址上建立的政府大楼,我明白当初一个十分清楚的违法拆迁为什么制止不了?天子脚下,同样是可以欺上压下的。大学生公寓变成了政府办公楼,谁来查处呢?国土、规划、建设、监察部门别说你们不知道。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