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北京一个被法院错误判决而被迫上访的家庭。

北京一个被法院错误判决而被迫上访的家庭。

    昨天,答应了@李蒙记者 写一个上访的故事。今天就有一个被北京法院错误判决而被上访的家庭来到我的办公室。上访人金天增,旗人,年近九旬。祖上留有一宅,位于京城香山。至其辈兄弟分割,权属明晰。当前由其夫妇携二儿子金日亮居住。另有长子、幼子别处安身。数十年来,一家虽无祖上曾经的荣耀,倒也能安身立业,和睦相处。

    然而,总是有人看不得他人快乐的。由于香山地价暴涨,拆迁的狂风恶浪冲击金家,具有政府背景的X开发商在此开发,便没有了安宁。金天增老人恁信任党和人民政府,反复交待儿孙们听党的话,不给政府增加麻烦。然而,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先是拆迁公司避开老人而是直接与二儿子金日亮谈判。面对远远低于市场价的补偿标准和将其作为集体土地的安置办法,金日亮自然是无法应允。对于中国拆迁常见的破坏供电的手法,金家及时报警。当地派出所消极怠工,金家便向上级公安机关提出行政复议,得到北京市公安局的支持。老人为此对我说:人民警察不错!

    令人失望的是,这边的表扬词未落,那边的政府和法院的麻烦又来了。海淀区建委接受拆迁人的申请要行政裁决了,而且裁决申请的被拆迁人不是老人而是二儿子金日亮。这样一来,老人一家不干了。金天增老人说:"我是房屋的所有人,怎么拆迁裁决没有了我的权利,那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是张废纸吗?"

    二儿子金日亮说:"这他们的不是在制造我要侵吞父母财产的冤案吗?"

    老人的长子、幼子说:"老二,我们相信你","爸,您别生气,咱家请律师去!我这里有一本从西单图书大厦买的拆迁维权的书,作者是王才亮律师"。 于是,我和学生@朱孝顶律师 就成为金家的代理人。

    这是一个在我看来并不复杂的案子。为了保险,我建议金天增老人和二儿子金日亮都向海淀区建委说明问题。方法是金天增老人以房屋所有人的身份要求加入裁决活动,二儿子金日亮则答辩说明两条,一是房屋所有人是父亲。二是金家是城市居民,该房屋是国有土地上的房屋。

    可是,在权钱相依靠的大背景下,这个只要读完小学就能读懂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明确规定,裁决机关、复议机关、海淀区法院、北京市一中院的有关人员成为选择性的法盲。他(她)们都认为,房屋拆迁的补偿对像是房屋的实际居住人,硬将不到该房屋市场价格五分之一的货币补偿定在老二名下。上周,北京市一中院的二审判决书来了,金天增老人愤怒了。他决定率领儿孙们上访,讨个说法。

    于是,2011 年12月,周永康同志的"减少新的矛盾"的多次要求在北京市就没有被落实。

    2011 年12月16日, 周永康在京主持召开信访工作专题会议指出“督促检查从政策层面预防化解信访突出问题、研究部署深入推进领导干部接待群众来访工作。” 12 月 21 日周永康再一次指出,“各级政法机关要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忧患意识、责任意识,把握好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力法律保障。”

    周永康12月6日在浙江宁波出席全国领导干部接待群众来访工作经验交流现场会并讲话。他强调,要认真贯彻中央关于信访工作的一系列决策部署,总结运用成功经验,深入开展领导干部大接访活动,落实领导责任,解决突出问题,加强源头治理,进一步密切党群干群关系,进一步夯实党的执政基础。"明年信访工作的总体要求是,以深入开展领导干部大接访活动为载体,组织各级领导干部敞开大门接待来访群众,深入农村、社区、企业了解社情民意,千方百计把信访积案化解掉、还清历史旧账,千方百计把源头问题治理好、减少新的矛盾,坚决防止发生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信访问题,为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创造和谐稳定有序的社会环境"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