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一封已经发出而需要公开的律师函

一封已经发出而需要公开的律师函

2011年,在面临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已经实施但拆迁血案依旧频繁发生的情况下,中央三令五申要防止激化矛盾,而实际上没有落实。该案我们在接受代理后通过天津市律协的同仁作了沟通协调的努力,但效果不佳。这封律师函就是在上周末我们获息天津市宁河县法院将于近期采取强制措施要拆除王恩甫、张瑞生两户的房屋后,由我的同事栗红律师拟稿,我仅仅作了少数文字修改后于周一发出的。今晚,又接当事人电话称,当地没有停止强拆的准备工作,这个元旦春节注定难和谐。为了尽力防止悲剧发生,我一改习惯而将该律师函公开,希望在引起社会关注的同时能引起天津方面的重视。构建和谐社会的责任应当首先在执有公权力的方面。

律师建议函

宁河县人民法院:

惊悉贵院已应宁河县房地产管理局申请,受理王恩甫、张瑞生两户行政裁决纠纷执行,并拟于近日强制执行。本律师作为王恩甫、张瑞生拆迁裁决纠纷诉讼代理人,认为目前对两户房屋实施强制执行,于法不合,于理不通,于情不妥,理由如下:

首先,该两户与宁河县房地产管理局的房屋拆迁裁决纠纷现正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审查阶段,拆迁裁决是否合法尚存争议。此外,两户的拆迁裁决都是仅确定了被拆迁人的搬迁义务,未确定补偿安置权利。这种只有义务没有权利的明显违法裁决如果得以强制执行,恐会败坏宁河县政、法两界形象,帮忙不成反而添乱。

其次,贵院的强制执行通知明显违背最高人民法院及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规定的程序。

再次,王恩甫、张瑞生两户在被拆迁房屋毗连,均有数百平方米因历史原因未能办理产权登记的房屋及院落。对于这部分房屋和院落,虽经当事人多次呼吁请求,至今有关部门都未根据国务院规定进行核实和处理。如果这部分房屋和附属物也被一并拆除,谁来承担故意毁坏私有财产的责任?

第四,王恩甫、张瑞生两户经营的是汽车配件与陶瓷生意,据当事人估算,房屋内及院落中存放着价值千万的物品。如果强制拆除,法院如何妥善保管如此大宗又易损毁的物品物资?如果稍有不慎造成丢失毁损,谁来承担赔偿责任?

第五,张瑞生、王恩甫两户都是宁河本地居民,苦心经营数十年方得如今事业,对宁河当地财政、税收、就业不无贡献。宁河县房地产管理局为其安排的所谓安置地点根本无法从事原有事业。数十年积累毁于一旦。贵院在决定执行拆迁裁决时,可曾考虑被执行人从此生计无着?可曾考虑被执行人可能为捍卫生计而有过激的行为?

综上所述,今近岁尾,双节将至,举国上下都处于祥和的节日气氛,如果以此时机对被拆迁人实施强制执行,难免产生矛盾冲突,乃至发生有害社会和谐的影响性案件。芦汉路拓宽立项今年方获天津市交委批准,按照正常的申报、审批、公示程序,施工不急,补偿当谈,强拆宜缓,以上望慎重考虑。

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

律师:王才亮  栗红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