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除夕前夜,国泰民安乎?

除夕前夜,国泰民安乎?

这一段时间,有点忙,心也有些累。明天就是除夕,我似乎没有像往年一样松驰下来。昨晚半夜才回京,早上睡的略晚一些。妻子告诉我昨天有上访人在街角打听才良律师事务所。九点,办公室来电话,未接到。匆忙赶到办公室,知道山东省莱州市程郭镇的上访人孙祥才夫妇已经在求助。据其说:房屋被镇政府强拆迁,孙被黑社会打残,求助警方无效。于是,妻子背着瘫痪的丈夫上京上访。可是,国家机关大都放假了,怎么办呢?突然想到公安部是有人值班的,且打击黑社会是公安机关的责任。于是,建议她们去公安部。

因为是农历今年最后一天,公安部不知是否有人认真接访?这对可怜又令人尊敬的夫妇不知到公安部后情况如何? 好在当时我的助手章建勤律师送她们出去给一百元让他买点吃的,并告诉她们有困难再回来。到我下午下班她们没有回来,应是有人接待了。

孙祥才夫妇刚送走,武汉的被精神病@徐武 又来了。我记得当时@袁裕来律师 曾为此奋斗而无果。副主任未成功,主任上吧。呵呵!咱们都忙忙。于是,我给湖北省律协会长、全国律协行政法委员会主任@岳琴舫 派了个任务。还好,@岳琴舫 在当地口碑不错,@徐武 问我要了岳的电话,应允回家过年后再请岳帮助依法维权。然而春运票紧,不知买到回武汉的票否?

送走这两拨人,心里稍许宽松一些,与在家的律师聊周一开庭的宁波江北蒋先法等五人暴力抗拆案昨天的宣判:五菜农妨害公务罪成立,但从宽处罚,除@王令辩护的王仙岳获刑一年半,唯一实刑外其余4人均缓刑回家过年了。如果王仙岳同样选择双方都让一步,也能缓刑回家。之后他们的房屋拆迁得到补偿,这个矛盾就和谐了。王令为此十分为难而发了微博:"法院用判决宣告其4-28强制执行腾退菜农居所的光辉正确。摆在王仙岳面前无非两条路:坚持无罪或认罪后获得自由。选哪个?其实不管选哪个,他都不如当初老实被腾退,卷起铺盖滚蛋!年二十七,零下九度,心寒似铁"。我又以前所经历的诸多经验谈我的想法来加以劝解。我想法官,律师,当事人,围观者都是人。人生来都是平等的,都应得到尊重。例如16日我们在宁波江北区法院开上面的蒋先法等五人被控暴力妨害公务罪的庭,虽然管辖问题没有解决,但法官对被告人的尊重而让我们有良好的互动并形成共识。

在当前的法治环境下,为了当事人的利益,律师作有条件的妥协与抗争到底同样很难。正巧广东乌坎受害人之女也有同样的困惑,我亦加以劝导:"您的犹豫,我深有体会。在当前的法治环境下,为了当事人的利益,我常在有条件的妥协与继续抗争之间选择妥协。只是因为后面的路还长。"

而今天,多位同行为律师界对于贵阳的事产生的争论而担心发信问我的意见,我想想,无大碍。中国律师已经是30岁了,这些事能看明白的。龙年就要到了,国泰民安乎?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