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又是一起血拆。

又是一起血拆。

又是一起血拆震惊了社会。河南省鹿邑县退休干部刘跃先在自家院内遭遇强拆,与该县规划监察大队执法人员发生纠纷,被打倒后送医宣告不治。无论是行政强制法还是国务院的条例,或是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都没有阻止血拆的发生。为什么应该被制止的强拆屡禁不止?为什么应该可以避免的血拆时有发生?除了体制本身的问题外,违法者没有成本或是成本低到可以忽略不计是重要原因。

近十年来,除了湖南嘉禾和江西抚州,发生拆迁惨案后,有关责任人员被摘了乌纱帽外,其他所有的血拆责任干部都没有受到认真的问责。有的还是明降暗升。这样一来,许多干部争先恐后去拆迁,强拆已经成为升官的快车道,血拆如何能控制?

我从构建和谐社会的角度,总是劝当事人依法维权。但是我更深知法律在暴利与强权面前是苍白无力的。昨晚,朋友们给了一份文件给我,是河北唐山路北区一个房屋征收指挥部的文件。区委常委、政F委书J是拆迁总指挥,法院副院长与执行局长是拆迁指挥部成员和法规组副组长。这样的蠢事已经少见了,但依然存在。有了这样的指挥部,征收活动何来公正廉明?何以依法执政?果然,法院对被征收人的诉讼不受理,而被征收人任意被关押,北京律师到唐山法院办事被身份不明的大汉跟踪,唐山的警察对此不予制止。这些人跟踪甚至跟到北京?难道长安街成了唐山的一条马路?

附: 2012年05月06日05:03  南方新闻网

南都讯记者孙旭阳报道 5月1日,河南省鹿邑县退休干部刘跃先在自家院内遭遇强拆,与该县规划监察大队执法人员发生纠纷,被打倒后送医宣告不治。河南省鹿邑县委宣传部证实,河南省公安厅昨日已派专人到该县,参与对刘跃先的尸检。

规划局局长被停职

鹿邑县委宣传部的一份新闻通稿称,5月1日,鹿邑县规划监察大队执法人员在上午11时30分左右依法拆除鸣鹿办事处刘胡郑村刘跃先、刘玉斌父子所建违章建筑时,与他们发生争执殴打。案件发生后,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根据医院进一步检查,已确认刘玉斌(鸣鹿办事处在职工作人员)腰椎横突骨折(属轻伤),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其父刘跃先(66岁)在参与冲突后身体出现严重不适,后被送往县医院抢救无效,于14时40分左右死亡。

截至5月3日上午12时,公安机关已对规划监察大队涉案人员刑事拘留1人,治安拘留2人。同时,经鹿邑县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请鹿邑县委同意,决定对县规划局局长陈志、分管副局长吴辉、规划执法监察大队中队长朱海峰停止职务,接受调查。

家属:执法太粗暴

鹿邑县委宣传部长王怡表示,上述被拘留的3人,皆由现场执法录像锁定,事由为刘玉斌所受的伤。而刘跃先的死亡原因和追责等问题,只能等尸检报告出来才能确定。

刘跃先退休前是鹿邑县某乡武装部副部长。弟弟刘跃杰说,事发地点为刘家百年老宅,土地性质为宅基地,因老房破旧无法居住,刘跃先想重建新房,遭到县规划局的阻止。“4月29日他们来了四五个人,推倒了墙,说不能建。”刘跃杰说,哥哥当时就停了工,施工队也被解散。5月1日上午,规划局80多人在村里强拆了四五家后,又来到刘家。刘跃先当时正在把院外的砖头往院内搬,以防丢失,也被视作施工,马上成为了执法对象。“他们人多,很横,谁不服就打谁。”刘跃杰说,首先被拉扯的,是他一个84岁的叔叔。他上前劝阻,被多人架出场外。然后,刘跃先父子等人遭到群殴。

刘跃杰说,哥哥倒地后,人们指责规划局“打死人了”,有执法人员回头又猛踹哥哥的下部。但与网传说法不同的是,刘跃先在送到医院时,“还没断气”,并非当场“一棍子打死”。

堵县委大门讨说法

5月1日下午,家属抬尸到鹿邑县委大门口讨说法。之后,官方多次派人与家属协调。至次日凌晨3时多,刘跃杰以预防官方抢尸为由,说服亲友将刘跃先的尸体裹在棉被中拉回家。

4时左右,鹿邑县公安局出动防暴队,用盾牌驱散人群,抢走置放在县委大院门口的水晶棺。“他们很可能不知道尸体已被运走。”一位刘家亲属说,抢尸未果后,官方继续与刘家协商,表示将进行尸检,但刘家一开始反对尸检,理由是当地警方没有公信力,要求上级介入。

在警方抢水晶棺的过程中,刘跃先的一个姐姐骨折,一个外甥被抓走关了两天。

至5月3日中午,对鹿邑县规划局有关人员的处理决定作出后,家属与官方的对立情绪才趋缓解。

昨晚,南都记者拨打被停职的鹿邑县规划局局长陈志的手机,显示已转为秘书台。

规划局被指乱收费

数日来,在百度鹿邑吧等论坛,部分当地网友表达了对鹿邑县规划局的质疑和不满。根据网友的描述,规划局经常借当地人盖房乱收费,不给则强拆。

“政府说要搞新农村建设,不许我们自己盖房。”当地一位农民说,此种情况已持续一年多。原因很简单,宅基地盖房后,一来难以拆迁,二来拆迁补偿标准会升高,所以官方一直打击自建房。而与此同时,搜索媒体报道可知,在鹿邑县城郊乃至事发的鸣鹿办事处,政府大面积非法征地无人过问。 刘家一位亲戚说,他们至今不清楚,在自家宅基地盖房,为什么会触犯主管城区规划和国土管理的规划局?

截至昨晚,刘家尚未与官方商讨赔偿事宜。“网上说我们要几百万,都是谣言。”刘跃杰说。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