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法官当慎行,茂港之严得。

法官当慎行,茂港之严得。

法官当慎行,茂港之严得。

   据南都报道:,茂名市茂港区人民法院原院长严得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民事枉法裁判一案,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昨日作出一审宣判,严得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又一个法官贪腐的典型暴露在世人的面前。虽然严得贪腐的金额比较此前披露的行政机关的官员不是太大,但其罪状可以说是五毒俱全。有贪污罪(756万余元),受贿罪(378万余元),挪用公款罪(911万余元),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民事枉法裁判罪。其中的纵容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活动的行为更是危害极大。严得作为法律人,应当知道其行为的后果,走到今天,钱有何用?然而,严得不是倒下的法院院长第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权力很好玩,若与金钱勾结,必然成为祸根。

附南方都市报报道:

贪贿挪用公款逾2000万

据悉,本案由广东省高级法院指定江门市中级法院管辖。2011年11月庭审时,由于严得因健康问题押于广州一医院,开庭地址也由江门移至广州开庭审理。

法院审理查明,2001-2009年,严得在任茂名市水东开发区法院筹备组组长、水东开发区法院院长、茂港区法院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通过伙同他人套取法院公款、指使财会人员向其本人及其妻子的银行账户中存入现金及报销私人发票、侵吞案件保证金等形式,贪污款项共计756万余元;任职期间,严得在干部任用、工程承建、案件执行中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金额共计378万余元;2007- 2008年间,严得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他人先后五次挪用单位公款用于经营活动,款项共计911万余元,事后将上述款项归还。

此外,2006年,严得在明知当事人从事组织人员违法放贷谋利等违法犯罪活动的情况下,不依法履行职责,违法办理了相关的民间借贷纠纷执行案件,纵容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活动。另外,严得在任茂名市茂港区法院院长期间,还帮助他人制造虚假民事诉讼,在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

五罪并罚判处死缓

法院认为,严得无视国家法律,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伙同他人侵吞本单位财物,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分别构成贪污罪、受贿罪;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公款用于经营活动及挪用公款超过三个月,其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明知是黑社会性质组织放高利贷,还支持、纵容其犯罪行为,构成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利用职务便利,在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构成民事枉法裁判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据此,江门中院以贪污罪判处严得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00万元;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以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以民事枉法裁判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严得犯罪所得的财物,依法追缴,上缴国库。

严得:摇头叹气当庭称上诉

据介绍,昨日法官在宣读判决书时,头发花白的严得神情憔悴、目光呆滞,还不住地摇头叹气。宣判后,严得在陈述时称判决书部分事实认定不符,并当场表示要上诉。

此前庭审中,严得对公诉机关所指控的部分事实提出异议,认为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的金额不准确,对部分犯罪资金往来的事实和方式不予承认,否认其帮助他人制造虚假诉讼,称自己对案件办理并不知情,是由具体承办人操作,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基本事实属实。

南都记者杨秀伟 通讯员黄磊(来源:南方都市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