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转载]南方周末:不拆房子,移动成不?房子逃出拆迁线

[转载]南方周末:不拆房子,移动成不?房子逃出拆迁线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刘长 发自:天津 最后更新:2012-06-22 09:32:48[转载]南方周末:不拆房子,移动成不?房子逃出拆迁线谁都知道,房子离不开土地。按照法律,房子是你的,脚下的土地属于国家。政府应该努力确保公共利益与公民合法财产权利的平衡,至少,以平移代替拆迁,听起来是不错的主意。

讲一个剑走偏锋的抗拆故事。没有钉子户,也没有自焚。

2011年夏天,拆迁来临,48岁的天津企业家王志环,将两栋房子毫发无损地移到了拆迁范围之外。

想法很天真:政府要地建设绿化带,房子搬走不就行了吗?房子走了十多米,连一块玻璃都没碎。

他忽略了一个问题:房子搬走后,能放到哪里呢?果然,这两栋移走的房子迟迟拿不到许可证,成了“违章建筑”。

2012年初,挖掘机开到现场,两栋花费480万巨资平移、已不在拆迁范围的建筑,被夷为平地。

2012年6月16日,王志环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难以理解当地政府的逻辑:拆了再建可以,移走咋就不行?

有本事,能把房子推走?

王志环自豪于自己的创意,坚信可以趟出一条节能环保拆迁的新路。

20年前,王志环在天津市北辰区双街镇落户办厂。这位民营企业主一直醉心于环保节能技术的研发,生产的一种锅炉配件,能将锅炉排放的尾气脱硫98%。

2010年底,他的津华暖通环保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下称津华暖通)厂区门口的公路,突然要从9米拓宽至60米,两侧还要规划绿化带,原本远离公路的钢结构车间和一栋办公楼,有约三分之一的部分超出了规划红线。

王志环仔细研究了下:他的两栋房子其实不太碍事,道路双向8车道都已经修好了,就是稍微占了点绿化带面积,拆掉这两栋建成才十多年的房子,不过是让绿化带上再多栽两排树。政府说,还是得拆,否则绿化带不好看。

双方你来我往,各种协调,折腾了一个月。2011年6月10日,在领导要求王志环“讲党性原则”、“做出点牺牲”后,王志环与北辰区双街镇政府签订了协议,同意拆迁。

政府不同意重新划地,但表示,可以在厂区内重建办公楼和车间,并可按“原有面积”修建。双方约定:政府按1500元一平米补偿王志环,王拿到钱后10天内自行拆除。

后来,在法庭上,王志环说,这份拆迁协议是违心签订的,因为“补偿标准明显过低”——买附近的厂房,毛坯房都要七八千元一平方米了;“拆迁时间明显过短”,“自个儿搬个家也要一周呢,10天怎么够”?

王志环舍不得拆这两栋房子,尤其是那栋5层的办公楼,精装修,建成才十几年。但协议签了。

设备能移,房子能不能移?天津人聊天时常说:“有本事你能把房子推走嘛?”意即:这是不可能行的事情。

王志环要挑战一把。

一个代理销售进口液压设备的朋友推荐了专事平移、桥梁升顶的江苏鸿基科技有限公司。看似异想天开的想法,能轻松实现——他们已成功平移过河南省检察院大楼、睢宁县新华书店以及多座民国建筑。

房屋平移技术其实不是啥新科技,国外早已应用多年,国内也已有了上百起实践案例。起初,这项技术多用来保护历史建筑,后来因为技术成熟、能节省拆迁成本,国内江浙一带推广使用。2006年,江苏省甚至专门出台了《农房平移技术规程》,以服务该省的农村改造和农房拆迁。

王志环盼着这门新技术带来双赢结局:既腾出绿化地,又保住房子。

看,房子在走!

津华暖通的门卫王锡禄,活到65岁,第一次见到了“房子会走”。

2011年6月14日清早,一阵鞭炮声响过后,王锡禄发现,工厂东边临马路的那座钢结构车间,似乎自己长上了腿,开始缓缓向南移动。

经过3天准备工作,那座近300平米的红白色钢结构车间,底部已经装上一个由钢梁组合而成的底座,钢梁之下,铺有拳头粗的滚轴,房子已经被一个钢材为梁的“底盘”牢牢托住,与地基切断后,它已成为一个可移动体。

平移的技术原理,其实与古埃及人修建金字塔时移动巨石无太大差别——都是克服地面的摩擦阻力移动重物,区别是,滚轴取代了圆木,液压驱动设备代替了奴隶。

在液压设备的牵引之下,房子以每小时2米的速度,沿着钢板铺设的轨道,走了整整12米——逃离了划定的拆迁生死线。

那天,看新鲜的人不少。三十余名邻近的村民围在施工现场外。两年前,有百年历史的天津西站老候车楼采用类似的技术,移动了175米,成为天津市民议论一时的话题。

领导也被惊动了。在天津市北辰区,这种“搬家”还是第一次。当天,北辰区双街镇的镇长、副镇长等官员,亲临拆迁现场,对王志环的创意大加赞赏。据王志环的哥哥王志刚回忆:在场领导们都很高兴,“说你们厂里还有这么大本事啊,这么拆迁,方便,再盖也快”,“镇长还说,你要能再快点,提前一天,我奖励你10万元”。

当天下午3点多,钢结构车间移动到位,未出任何安全问题。走前,镇领导们顺便还问了句:旁边那栋办公楼,四五天能移完吗?

这次,王志刚的答复没有让领导满意:五层的办公楼,近2000平米,全钢筋混凝土结构,比钢结构的车间重多了,光底座的养护就要20天以上,移完估计得2个月。领导们不满:合同约定是10天拆完,如果要拆两三个月,如何能保证绿化工程顺利完工?

为争取时间,王志环给分管市政工作的天津市副市长只升华写了一封信,汇报了自己的“拆迁新思路”,恳请市长给自己3个月的时间,以实现“低碳环保拆迁”。在这封信上,只升华批示:“请宝锟同志阅示并处”,落款时间为2011年6月15日。“宝锟”即李宝锟,时任北辰区委副书记、区长。

市领导批示还在公文传递的路上,2011年6月17日一早,推土机、挖掘机和大批工作人员开到了王志环的工厂门口。僵持到下午,王拿出副市长的批示复印件,镇里面的干部不肯接收。

“说我越级上访,说我耍他们,”王志环回忆说,最终,有人打电话过来,拆迁人员才撤兵。但事情并没完。

无地安放啊

钢结构车间的平移只是第一步,更艰巨的任务,是移动那栋高达5层的办公楼。经计算,这栋楼重达2万吨,用钢材作为底座有点冒险,稳妥的办法是:浇注混凝土大梁,作为底座。但是,混凝土底座浇注完后,需要长时间养护,才能移动。

工程启动后,正逢雨季,断断续续准备了近2个月,40组圆钢制成的滚轴,铺到了混凝土底座的下方,随着6台液压牵引设备的发力,灰白色的办公楼也开始走了。

至2011年9月16日,办公楼平稳地往南走了7米,又往东走了3米,彻底移动到了拆迁范围之外。北辰区当地的电视台闻讯,派出记者记录了平移的过程。电视台曾从节能减排、减少浪费角度,对王志环的创意拆迁进行报道。

大功告成。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地是国家的,房子是王志环的,但移走之后,房子还是得放在地上,能放到哪里呢?工厂院内,是王志环办厂时承包的土地,但房子直接放在院内还不行——按照现行法律规定,新建房子,必须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否则,将被视为违建。

王志环屡次到政府部门,请求对被平移的房子变更坐落位置,进行建设规划许可登记,均无功而返。

“镇领导不高兴,认为我们平移,有侮辱他们的意思。”王志环回忆说,“政府给了1400多万的拆迁补偿,而平移一共只花了480万,省了近1000万,领导们觉得被耍了,“他们告诫我说,‘你不能为了蝇头小利,得罪上下这么多领导’。”

由于没有合法身份,被移到王志环厂区院内的两栋房子,迟迟未能从轮子上“卸载”下来——像两个已怀孕足月的婴儿,没有准生证,无法降生。

2011年8月,北辰区城管局给王志环下达了“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要求王对平移进院子的钢结构车间限期拆除。与政府交涉,答复是:政府已经对两栋建筑给了拆迁补偿款,就有权以拆迁方式处置,私自移动,应视为违章建筑。

北辰区双街镇党委副书记邱忠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王志环的房子原先就没有建设施工许可证,本身就是违章建筑,“平移之后,又产生了新的违章”。

“当时是按拆迁给的他补偿款,他要是说平移,我们就给平移的钱了。”邱忠义说,王志环签协议之前,拍着胸脯说10天拆完,还一次性把1400多万补偿款领走了,镇里边相信了他,结果钱领走之后却不拆了,拖了近半年时间,把房子平移了,还是不拆,政府最后是申请了法院强拆,走的是司法强拆的渠道。

2012年2月11日,农历春节刚过,清晨8点,挖掘机、救护车、消防车,各种穿制服的人员,将王志环的工厂团团围住。

强拆进行了2天2夜,挖掘机的铁臂抓住了那栋灰白色的办公楼,摇晃了很久,楼仍然未倒。最后,挖掘机铲断了大楼的底部,这栋建于1994年的楼房,才不情愿地倒下来。

3个多月之后,2012年5月31日,作为北辰区十项“民心工程”之一的九园公路改造工程,正式竣工。紧邻民心工程的王志环的工厂,因为厂房被拆,陷入半停业状态。

2012年6月16日,南方周末记者在新修的、长达10公里的九园公路上看到,津华暖通被拆除的废墟外,已植上了三排碧绿的杨树。而在九园公路沿线,至少还有两家工厂的厂房,就建在公路辅路边上,并没有留足绿化带面积,目前为止,仍得以幸存。

王志环说,他曾经跟区里领导讲:北辰区还有很多房子,不必一定要拆,用平移的方式就能解决问题,如果需要,他可以免费提供技术。区领导笑而不答。

王志环保留了这次平移的所有技术资料和数据,闲暇时,他还在继续琢磨这事儿,不为别的,“是为了那些英年早逝的房子”。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