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从逼被拆迁人自焚到主动攻击致死被拆迁人是一个疯狂的转折!

从逼被拆迁人自焚到主动攻击致死被拆迁人是一个疯狂的转折!

   从逼被拆迁人自焚到主动攻击致死被拆迁人是一个疯狂的转折!

从逼被拆迁人自焚到主动攻击致死被拆迁人是一个疯狂的转折!

   楊俊是中国拆迁在强拆之后被报复致死的第一位被拆迁人!从逼得被拆迁人自焚到主动攻击报复致死被拆迁人是一个疯狂的转折,是一个新动向。应当引起国人重视。这个世界有病了,不是海淀杨俊就是湘潭石干明。警察失职啊!

   昨晚央视播新闻说废旧饮料瓶子做的房屋可用一百年,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以来的房屋大多活不过30年。问题在不在建材!

1.  湘潭市石干明血拆"自焚"案件初步调查报告

2. 被拆迁居民出狱一月被打身亡

曾因暴力抗拆入狱亲属称被警方“软禁”

1.              湘潭市石干明血拆"自焚"案件初步调查报告

   石干明惨案有两点是政府解释不通的。一是该拆迁一直是以街道办事处办公楼的名义进行,现在政府说与政府无关是自欺人,更暴露湘潭市政府只是在掩盖真相。二是说石干明是自焚,但在火被点燃之前已经被拆迁人员控制从家中架出来的。何能自焚?

            湖南湘潭拆迁“自焚”事件调查作者:刘建民律师

    自9·10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10·30黑龙江密山拆迁自焚事件、4·22湖南株洲拆迁自焚事件之后,因暴力拆迁问题引发的惨烈一幕再现湖南湘潭。2012年10月14日中午,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宝塔街道办事处云峰村(云峰社区) 53岁村民石干明,为阻止自家房屋被强拆,汽油淋身,烧成重伤,后送往湘潭市中心医院救治,10月19日晚不治身亡。2012年10月18日湘潭市当地政府称此事件系湖南中天建设集团项目负责人向雨清和湘潭市岳塘区云峰社区村民冯常胜为达到承接工程目的,未经相关部门许可,擅自组织拆除房屋,直接导致该村村民石干明自焚。

    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在2012年10月21日与石干明的妻子周林俏、女儿石芳、石园签订委托代理协议后,受律所指派,我和万天飞、朱孝顶律师,会同湖南省十大法治新闻人物之一张华、湖南锦旗哥浣铁军、社会罗宾汉,就石干明是“自焚”还是“被焚”、此次强拆行为是否系政府行为等群众所关心的问题展开调查,分别于2012年10月22、23、24日前往湘潭事发地,通过对现场勘测,走访周围群众、家属、目击证人,到政府有关部门了解相关情况,仔细核对受害人家属提供的视频资料及相关的凭据、物品,我们认为实际情况与湘潭市当地政府就此事的通报的情况相差甚远!!

    是“自焚”还是“他焚”,现有证据难以定论!

    2012年10月22日中午,我们来到事发现场,石干明家的房子座落在一个小山坡上,周围都是在建或已经建好的高楼。

[转载]湖南湘潭拆迁鈥溩苑兮澥录调查

    石干明家房前的土地据当地村民讲2010年就已经征收了,由于政府暂时没有用地,这些土地就被村民临时种上了蔬菜。

[转载]湖南湘潭拆迁鈥溩苑兮澥录调查

    离石干明家房屋前方约二十多米的地方是一栋住宅楼,首层的住户为了防盗,在车库的上方安装了摄像头,该摄像头应当能够清楚地记录当时所发生的一切,遗憾的是在事发后,该住户说这个监控视频设备坏了。

[转载]湖南湘潭拆迁鈥溩苑兮澥录调查

    对于事发的具体情况,据石干明的妻子周林俏讲,14日中午1点过几分,她接到石干明的电话,说有人要拆他家的房子,他去老房子看看,过了十多分钟,她听人说出事了,她跑到事发现场,看到石干明趴在地上,身上的火势已经很大,她为了抢救丈夫,结果双手被烧伤!

[转载]湖南湘潭拆迁鈥溩苑兮澥录调查

    而我们走访的目击证人,都只说看到石干明被强拆人员从屋里拖出来、殴打,以及石干明身上的火烧情形。至于提到是谁浇的汽油、谁点的火,他们要么避而不谈,要么说不清楚。大部分的知情人员都不愿意谈论此事。此前,在事发不久,有目击人员亲口说他看到强拆人员将汽油浇到石干明身上并点了火!但到公安机关作笔录时,这些话却又没有了,其中的隐情我们不得而知!

[转载]湖南湘潭拆迁鈥溩苑兮澥录调查

    刑事侦查方面,10月23日上午,承办此案的湘潭市公安局岳塘分局的罗警官在宝塔派出所接待了我们,介绍此案是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立案的,涉案人员杨柳被刑拘,另有三人被监视居住,其它的案情则没有透露。

   据我们了解,石干明被焚后遗留在现场的香烟、一次打火机、纸币以及汽油桶,公安机关在现场勘查时均没有提取!我们认为在有人被焚、没有排除自焚的情况下,侦查机关避重就轻仅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立案,对现场实施暴力行为的嫌疑人也未进行有效控制,对现场遗留的如此重要的物证均不予提取,侦查机关的行为是否有点过于草率!当地公安机关又从何证据能证明石干明是“自焚”?

    石干明家就被强拆房屋已经和政府有关部门签订征地拆迁补偿协议!

    10月22日下午,我们来到位于云峰安置小区石干明家中时,其妻周林俏拿出一份日期为2010年8月25日的湘潭市城乡建设用地各项补偿费用发放清册,上面显示建设项目名称为:宝塔街道办事处办公大楼。支付的款项为38万元。

[转载]湖南湘潭拆迁鈥溩苑兮澥录调查

    周林俏告诉我们,2010年8月25日,她没有通知石干明,在一个亲戚的带领下前往湘潭市高新产业开发区征地拆迁事务所,就涉事房屋与湘潭市高新产业开发区征地拆迁事务所签订了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约定房屋补偿的总价款为54万元,并于当日领取了38万元,并将该笔款项转存到石干明开户的农村信用社的存折上。签订协议后,由于没和石干明商量,周林俏觉得补偿款太少了,有点后悔,所以房屋就一直没有拆,剩余的补偿款也没有再去领。19月23 日上午,我们到拆迁事务所了解补偿安置协议签订情况时,拆迁事务所和周林俏签订协议的经办人员对周林俏的说法予以了证实!

    显然,当地政府称石干明的死只与施工队有关而与政府无关是站不住脚的!

    尽管事件发生后,引起了湘潭市、岳塘区两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要求有关部门迅速查明真相。但任何一个地方的强拆行为都与当地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谁也不敢冒坐牢的风险去强拆民房!我国法律赋予律师的权力有限,律师的调查无法还原事件的本来面目!石干明的死留给世人太多的疑点,一些知情人员希望湖南省就此事件派出调查组,他们会对调查组讲述事件的真实情况!

2. 被拆迁居民出狱一月被打身亡

曾因暴力抗拆入狱亲属称被警方“软禁”

 http://t.cn/zlFbQDL

    记者讯,海淀区四季青镇门头村村民杨俊因抗拒强拆烧伤法警被判处三年刑期。今年813日出狱后多次同相关部门协商解决补偿问题。95日,杨俊被不明身份人员打伤,于14日不治身亡。目前北京市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1)刑满后曾多方协商补偿

 

    门头村村民杨俊曾于20098月阻止开发商等人拆除自己的房子,向拆迁人员泼洒并引燃汽油,将自己及参与拆迁行动的一名法警烧伤,随后被法院判处三年刑期。杨俊的未婚妻李荣先同时被判处两年八个月的的刑期。在两人服刑期间,杨俊家的房子被强制拆除。

    据了解,涉及杨俊的拆迁项目为门头村的新村改造,开发商为北京京香伟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京香伟业)。该公司同门头村村委会为两个牌子,一班人马。门头村党支部书记刘继祥和门头村拆迁办主任左宝旺均为京香伟业公司负责人。

    今年813日夜间10点,杨俊刑满释放,无处安身,随后被香山派出所的片警郑保国安排至珠联大酒店的洗浴中心一间房屋居住。据门头村村民称,珠联大酒店实际上也是门头村村委会所有。杨俊的未婚妻李荣先称,两人被安排在洗浴中心居住后,民警郑保国一直居住在两人隔壁,“说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安全”。此事得到了珠联大酒店洗浴中心的证实。

    由于杨俊及未婚妻并未在门头村的拆迁补偿协议签字,服刑期间并没有条件谈及被拆房屋的补偿问题,出狱后,杨俊一直在为此事奔波。据珠联大酒店洗浴中心的老板称,杨俊在居住期间,经常会身披国旗到处讨要说法。

    在门头村一位村民提供的影像资料上可以看到,杨俊曾经于828日左右同香山派出所民警、四季青镇司法所负责人、门头村村委会多名工作人员一起来到香山街道办,就拆迁赔偿的问题进行协商。在此次协商过程中,杨俊提出首先解决他和未婚妻出狱后的生活问题,“至少先给我们安排个固定的住处,洗浴中心的房子太潮湿”。在此次协商过程中,杨俊情绪激动,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94日,杨俊再一次身披国旗,来到京香伟业的办公室进行抗议,负责“保护杨俊安全”的片警郑保国一通前往。目击者门头村村民金先生称双方不欢而散,“京香伟业那边不耐烦了,说要给杨俊点颜色瞧瞧”。

    95日,几乎24小时不离开杨俊夫妻的片警郑保国对杨俊的未婚妻李荣先称“今天有事”,随后离开了他们。当天晚饭后,杨俊在暂住的珠联大酒店洗浴中心门口被6名不明身份的人员手持棍棒暴打,随后被送往积水潭医院进行救治。

 

2)突遭不明男子围殴受伤

 

    杨俊的未婚妻李荣先称,95日晚上710分左右,她与杨俊一起在洗浴中心门外的停车场内散步。突然从院外冲进来几名手持铁棍的男子,抡起棍子打向杨俊的双腿打去。李荣先说,当时自己急于保护杨俊,未能记住对方的长相,只记得对方大约有67个人。打斗中,杨俊的双腿被打断,鲜血直流,李荣先的右小腿也被打伤。打人者围殴两人数分钟,直到杨俊不再抵抗后离去。

    李荣先称,对方殴打杨俊时非常大胆,当时曾有一名路人经过,发现杨俊呼救后进院查看情况,但被打人者威胁后离去。“他们下手非常狠,就是为了把人打残废。”

    珠联洗浴中心经理称,杨俊被打时,自己正在屋内值班,未发现外面有打斗的情况。7点半左右时,李荣先拖着流血的右腿冲进洗浴中心,大喊“杨俊被打了”,并向其借用电话。随后李荣先拨打110报警,洗浴中心经理也立即向香山派出所报案。该经理称,他出门查看时,打人者已经离去,杨俊躺在酒店的停车场地上,两条腿上都有很长的伤口。随后民警与999急救车赶到,将杨俊送往积水潭医院治疗。

    杨俊被送往积水潭医院进行初步治疗后,96日被转移至位于西四环定慧桥西侧的德尔康尼骨科医院。由于李荣先在冲突中也被打伤,因此与杨俊一起,一并被送往该医院治疗。

    门头村村民隋先生称,杨俊在积水潭医院接受治疗时,曾打电话给自己通报伤情。“当时说杨俊说自己已无大碍,养养就好。”然而,半个月后,他突然得知杨俊已于914日上午去世。隋先生称,得知好友噩耗后,他曾立即前往德尔康尼医院了解情况,但被一直守在门口的警方拒绝。

    德尔康尼医院办公室主任表示,由于此事涉及刑事案件,医院需请示海淀公安分局后再予以答复。截至昨天晚上截稿时,德尔康尼医院依旧未予回复。

 

3)妻子称被警方“软禁”

 

    前天中午,记者前往德尔康尼医院探访。位于医院二层的住院区外,两名安保人员正在执勤。通往各住院区的通道均有门禁,亲友只有在医院规定的时间内,向保安申请并获取探访证后,才允许进入。

    记者尾随为病人运送午餐的餐车进入病区,但随后被值班护士发现。值班护士称,想要探望李荣先,必须先取得在其病房内值守民警的同意后方可进入。

    几分钟后,一名身着便衣的警官赶到,拒绝了记者的探访要求。该警官称,自己是香山派出所民警。由于杨俊被打身亡,为了保护其妻子李荣先的安全,警方24小时在其身边陪护,没有海淀公安分局的同意任何人不得接触李荣先。

    据李荣先介绍,自从被转移至德尔康尼医院后,警方一直在自己身边“陪护”,上厕所也有警官跟随,“我感觉被软禁了,他们不让我出去,也不让我打电话。”李荣先称,每次跟记者联系时,都需避开警方视线后才能偷偷说几句话。

    据了解,香山派出所出警后,将案件移交海淀公安分局刑警队进行调查。杨俊身亡后,该案件由北京市公安局刑警总队接手。

    北京市刑警总队警官曾前往德尔康尼医院调查取证。李荣先称,即使是北京市局刑警,在调查时也被香山派出所民警拒之门外,经市局及海淀公安分局沟通后方才放行。同时,香山派出所民警拒绝了北京市刑警总队将李荣先带走调查的要求。

    李荣先称,杨俊被打后,自己一直在他身边,两人同住一个病房。杨俊在身亡之前,还常常跟自己聊天,并未发现有异常。

    913日下午,院方称将对杨俊进行腿部钢板拆除手术,但直到晚上8点,手术仍未完成。913日晚9点多,杨俊被送回病房。李荣先称,当时杨俊面色发白,嘴唇发青,已经陷入昏迷,几名医生在病房内抢救。914日上午,院方称杨俊在手术时不幸身亡,但未透露杨俊身亡原因。

 

4)曾因暴力抗拆被判3

 

    据了解,2009811日,杨俊为阻止开发商等人拆除自己的房子,曾向拆迁人员泼洒并引燃汽油,将自己及参与拆迁行动的一名法警烧伤。此后被西城区人们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据多名村民介绍,门头村的拆迁从2000年就已开始,开发商是北京兴荣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由于拆迁补偿长期无法达成,目前村里仍有八九家拒绝搬迁。杨俊就是坚持不搬迁的村民之一。20097月底,他曾接到海淀法院下发的一张尽快搬离的公告,但他并未搬走。

    李荣先说,事发时她和杨俊正在家中睡觉,突然听到自家的狗狂叫起来。“我听到了外面有很多人在大声说话,只听见“咔”的一声,能听出是锁被撬开了。”锁被撬开后,十多名男子冲了进来,并手持灭火器到处喷。

由于上个月31日接到过强拆通知,杨俊意识到对方是来拆迁。便起身拿起早已备好的装满汽油的小瓶子,朝着闯进来的人狠狠扔了过去,并向他们投掷了点燃的爆竹。

    燃起的火苗将杨俊家的房子点燃,在混乱之中,杨俊也被大火烧伤。在去医院的路上,李荣先得知,杨俊扔出的汽油瓶烧到了一名身穿警服的男子。

    因暴力抗拆,杨俊曾被西城区人民法院(涉及海淀法院,适用异地审判)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今年813日,杨俊刑满出狱。“这刚出来一个月,人就没了……”李荣先说道这里情绪有些激动。

 

5)打人者或涉黑

 

    杨俊被打伤送医之后,警方赶到现场,但是行凶者已经不见踪影。后经过警方调查,抓获数名嫌疑人。

有门头村村民称,被抓获的嫌疑人当中包括门头村村书记刘继堂和村拆迁办主任左宝旺,还有京香伟业的多名工作人员。该村民称,北京市刑警队介入调查后,香山伟业相关负责人闫春荣也被带走调查,但近日被释放。“据北京市局我的一个朋友称,此案可能涉黑,市局正在调查。”上述说法尚未得到警方证实。

    京香伟业和门头村村委会共用位于村子东南的一处办公室。在门头村村委会办公室一名女性工作人员称,并不知道杨俊被打身亡的事情。刘继堂和左宝旺都不在村子内,外出出差办公了,具体什么时间归来也并不清楚,“我这边也没有他们的电话”。该工作人员称,闫春荣经理近日已恢复正常办公,但未透露之前闫春荣的去向。

    北京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海淀公安分局均表示,此案正在调查中,不便透露相关案情。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