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人生成功的正反标准:“三立”与“六祸”

人生成功的正反标准:“三立”与“六祸”

人生成功的正反标准:“三立”与“六祸”
 人文精神

    □王才亮 北京律师

    人之一生,各有追求。但追求成功是每个正常人的正常心理需求。然而,什么是成功,可能每个人的标准都不完全相同。但凡被人们视为成功可作为榜样的人,那一定是有被人们肯定之处。正是由于榜样对于社会的重大意义,我们需要正确认识成功的标准。

    8年前,有人问我什么是成功的律师,我给出了三个标准。到现在看来这三个成功律师的标准,也可以为社会其他类别的人所参考。我当时提出的标准是:立业、立说与立德,即“三立”标准。之后,我在律师业内多次讲这个标准。

    第一,你作为一个成功人士,尤其是律师,最基本的成功要成家立业。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是人都有生产生产力的责任,成家即娶妻嫁夫组织小家庭并生育子女;二是作为成功人士要能够有赚取合法收入足以养家的工作。若是一个人自视成功却不能养家糊口,自然是盲目自信。

    第二,作为一个成功人士,如果仅仅是好好学习,掌握了胜任自己工作的技术,那还停留在技术工人的水平,算不上大家。人生成功在成家立业的同时如果能在一定的领域勤学立言,有自己的思维和见解并传播于社会,给社会创造精神财富,其标志是著书立说,则是一种新的成功境界。

    第三,一个社会的进步需要有人推动,对于困难的人需要有人帮助,这个推动社会进步或帮助他人的行为传统上称为行善立德。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这是一种更高的成功境界。行善不论大小,无论贫富,更不嫌多,只要一个人的善心在就能尽力而为之。当然,行善有长短,一个人做一点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一辈子行善积德,最终实现立德这个目标。

    成家立业、著书立说、行善立德,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条件可以同时而为,也能分而为之,但立德为高要求,也是底线。成家立业、著书立说可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可能有的如人受到自身和外界条件的限制而未必能尽人意,但其做人以行善为乐则应肯定。换一个角度,一个人虽然已经成家立业、著书立说,但未能行善立德却是损人利己则算不上成功,反而可能是社会之祸害。

    近些年来,中国社会的道德体系遭受到严重破坏,世风日下是不争的事实。究其原因之一是人生价值观的混乱。于是,有钱、有学问却不能行善立德者如裸官、奸商、恶吏、职业罪犯、文化流氓、经济骗子等六种现象(简称“六祸”)成为中华民族走向文明、富裕的阻力,是致使当前中国社会道德滑坡的主要力量。

    先说裸官。毫无疑问,绝大多数裸官都是贪官,但我认为裸官比非裸的贪官更可怕。乾隆年代的和坤贪婪出名,然而一旦抄家,其辛苦捞取的巨大财富仍归于朝廷。可当今的裸官如同一个个抽水机,将在中国捞取的财富输送到了国外。一旦出事,便可能逃之夭夭。这样的人如果身居要职,其对社会道德建设的危害更大。

    再说奸商。俗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可是为了牟取暴利,一些商人已经完全丧失道德底线。从三聚氢氨、毒胶囊到豆腐渣工程、血拆,从中国的食品安全到住宅安全处处都有奸商的违法勾当。而且如果中国社会道德规范健全,政治清明、社会民主与法治得到推进,势必影响到奸商们获得暴利的机会,于是奸商们在缺德之时,更希望社会道德崩溃。

    又看恶吏。吏乃社会的直接管理者。良吏能有效地维系社会道德体系的不断完善,而恶吏则反之。恶吏一般也是贪官,只是多居于执行层面。恶吏又不同于酷吏,后者多为公务时手段过于残忍。恶吏者如开枪击毙被拆迁人的警察、策划碾轧维权草民的小官员、殴打小贩的城管等等,其与受害人并无个人仇恨,却对他人痛下杀手。其心理上半是狐假虎威,半是施虐狂,其共同的特点是缺德。

    值得注意的是职业罪犯。这类人本已经良知丧尽,故行事没有道德约束,心狠手辣,杀人越货、无所不为。这样的人过去靠黄、赌、毒,近年来在国内的主要依托是受雇于或暗中操纵拆迁公司从事暴力征地拆迁。身上文一些动物,便失去了人性,什么坏事都能去干,完全符合“黑社会”组织的特征。但是在一些地方政府的庇护下,即使受害人报警,警察也不会认真去打击。

    要特别警惕的是文化流氓。这样的人稍通文墨而混迹于文化传播领域包括媒体或网络,多为官场失意又无能力下海干一番事业,只有充当门客或制造庸俗文字谋得钱财,却以社会精英自傲。只要有人出钱,他们就会制造下流文化为已任而败坏社会道德风尚。这类沉渣对于社会道德的破坏性在混淆道德的是非、颠倒黑白。这样的沉渣本身是垃圾,所以特别能污染环境。

    最后说的是经济骗子。近年来,经济领域里的骗子可以说是横行无忌。虽然经济骗子的骗术早已经超过传统上的诈骗犯,但万变不离其宗,都是拉大旗作虎皮最终将他人的钱财装进他们的钱包。例如屡禁不止的传销活动,往往骗人说是帮受骗人快速致富,结果一定是绝大多数人血本无归。更可恨的是近年来出现的以骗财为目的却以评奖、慈善等旗号行走于庙堂与江湖间的骗子,多以虚假的某某“世界”、“国际”、“中国”、“中华”的协会、联盟、集团名称来包装自己,以所谓的“十佳”、“百优”之类的“荣誉”来欺骗有一点善心又想出点小名的捐赠者,摧毁社会对评奖和慈善事业的信任。

    上述“六祸”祸国殃民当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然而令人沮丧的是当社会质疑“六祸”时,多半不见公权力及时的公正执法,致使“六祸”坐大成为社会之祸害。究其原因,是有的执法者或是认识不足,或本身是“六祸”中人,故打击“六祸”必然牵连其背景,需下大力气才能奏效。

    当然上述的“六祸”,其载体通过教育是会变化的。如裸官把子女接回来就不算裸官了。而恶吏等一旦醒悟,放下屠刀,亦可立地成佛。人们若是不去想那些虚名,骗子也会鸡飞蛋打。解决当前问题的方法是我们国家要尽快建设有效的社会道德评价体系,让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使邪恶的行为不受制裁反占便宜。这个社会道德评价体系的最核心部分应当是民主与法治,是一整套完善有效的社会监督和惩恶扬善的机制,从而使社会的有德之人越来越多,而有损道德之事越来越少,“六祸”便无法祸国殃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