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省委书记与拆迁

省委书记与拆迁

近年来,血拆横行,媒体人能关心的不到1%,而能够公开的又是其中的1%。本来还能够通过自媒体如微博、博客等披露一二,并引起社会的关注。如今,律师为弱势群体鼓与呼不仅在法院遭遇重重难关,且根据北京市律师协会的禁令:"在判决生效之前,律师和律师事务所不得利用包括微博、博客在内的各种方式公开案卷材料、辩护词、代理词,或者向无关人员泄露办案信息"。然而,掩耳盗铃,铃声就不响吗?血拆就不存在吗?

今日忙里偷闲,网上阅读,读到此处,深与文章中人同感,谨取名:"省委书记与拆迁"并且摘录如下:

第085章
唐小舟在四楼楼梯口等着,赵德良和徐易江走出电梯,唐小舟见了有点想笑,两人像黑社会似的,各戴了一副很大的墨镜。最滑稽的是,这天气是可以穿衬衣的,赵德良却在衬衣外面套了一件夹克。套了夹克倒也不算什么,他又拿了一把纸扇。
以前,唐小舟和赵德良一起干过同样的事,那时,他刚刚当秘书,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现在的想法又不完全相同,怕事。赵德良可是省委书记,哪怕出一丁点小事,那都是天大的事。几年前去泸源,他陪赵德良去逛夜市的经历,想起来就后怕。记得那次,身为秘书长的余丹鸿整晚都提心吊胆,他还觉得余丹鸿有些多余,现在他知道了,官场之中,冒险是大忌,在有些事情上面,任何一丁点差错,都不能有。
出了酒店大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徐易江坐前面,唐小舟陪赵德良坐后面。
出租车司机问,去哪里?
唐小舟不方便让赵德良说,只好自作主张,说,我记得新民路有一条街,专门做早餐的吧?我们去新民路。
出租车司机说,如果你们仅仅只是为了吃早餐,我建议你们不要去新民路。
唐小舟说,为什么?那里我去吃过,差不多一条街都是早点铺,很多特色的。
出租车司机说,那是几年前吧。
唐小舟说,是啊,有好几年了。那里现在没有吃早餐的地方了吗?
出租车司机说,那里搞拆迁,卖给了金信建设集团,老住户不肯搬,正闹着,哪里还有人做早餐?
赵德良说话了,他说,那新民路附近有吃早餐的地方没有?我们要去新民路拜访朋友,就近吃了好过去。
新民路是陵丘市的老城区,四十年代,那里是棚户区,主要生活着这个城市的手工业商户。解放后,政府在这里建了新街,解决这些人的居住问题。不过,当时的经济条件有限,建的房子较为低矮简陋,最高的是两层,绝大多数都是一层。后来人口增加,住房不够,市民便搭建了很多临时建筑。唐小舟印象中,这个地方早餐有特色,主要是这里的居民,各家各户经营早餐生意,在家里摆几张桌子,或者在门口摆上桌子。做的人多了,竞争就激烈,为了生存,大家就得各自寻找特色。
路上,他们和司机聊天,问新民路拆迁为什么会出现麻烦。司机说,新民路那个地方复杂,政府规划的房子没有多少,更多的是居民自己搭建的房子。买下那块地的开发商金信集团,是陵丘市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和市领导的关系非常特别,据坊间说,市里好几个领导,在那家公司有干股。所以,这家公司牛气冲天,在陵丘市,金信建设要哪块地,市里就给哪块地,说是什么赔偿价格,市里都点头。新民路这块地,据说是以极低的价格拿下来的,核定的赔偿范围很小,价格偏低。大量住户自行搭建的建筑,被定为非法建筑,不予赔偿。这样规定之后,很多住户,根本拿不到赔偿。拿不到赔偿,住户自然就要闹,所以,那里几乎每天像打仗一样,非常紧张。
趁着买早餐的机会,唐小舟给警卫秘书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很简单,着便装到新民路,别带尾巴。
唐小舟和徐易江都熟悉这一带,知道离新民路不远了,早餐之后,便没有再要出租车,而是步行前往。几天前看过柳泉的街道,现在再看陵丘的街道,有了对比,印象十分强烈。柳泉也有些旧街,因为当初规划时,街面狭窄,缺乏绿化带,若是大面积旧城改造,投资太大。这些旧街和新街相比,显得比较破落。但柳泉全面整修临街门面,统一了标准,也提供一定的补贴,此外,出台政策,对街面上的树,进行保护。任何人,如果乱砍乱伐,将受到重罚。对于乱扔垃圾者,他们的做法不是罚款,而是打扫卫生一天。所以,柳泉的旧街,显得干净整洁,绿化也好得多。陵丘的旧街就不同了,既脏且乱,乱摆乱放十分严重。街边到处是胡乱停放的汽车,随意摆设的摊点,地上随处可见痰迹、烟头、废纸等垃圾。
三个人走得很慢,唐小舟总是随着赵德良的目光,认真地看认真地想。他发现,赵德良不止一次将目光投向街边的垃圾桶,这些垃圾桶,竟然全部毁损,没有一个完整的。
接近新民路,前面呈现的,是一遍狼藉,一片废墟。在废墟之中,还有些完整的房子挺立着,房前还可以见到凉晒的衣物之类。他们正向前走,见路上横了铁制的拦杆,上面有大字:前面施工,禁止通行。三个人站在那里看了看,绕过栏杆,准备进入。徐易江刚刚跨进去,赵德良才只是跨出了一步,唐小舟尚在外面。旁边一间屋子里,突然冲出三个人,其中一个人大声地说,干什么干什么?没看见禁止通行吗?
徐易江说,你那是禁止车辆通行吧?
那三个人分成了两个梯次,前面站着两个人,后面站着一个胖子,与前面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前面那个中年人说,人和车都不能通行,前面在施工。
唐小舟说,里面不是还有人住吗?那些人怎么能通行?
中年人说,那些人,只能出,不能进。
赵德良说,我们是去拜访朋友的,朋友就住在里面。
那人盯着赵德良看了半天,说,你是记者?
赵德良说,是记者怎么了?不是记者,又怎么了?
那人指着不远处的一条横幅说,你们看到没有?
唐小舟的眼力比较好,一下看明白了,三正四以七星江南,防火防盗防记者。赵德良也看到了那条横幅,脸色当即变了。
赵德良说,我们如果一定要进去呢?
旁边那个年轻些长着一身横肉的人顺手一掏,掏出一副手铐,说,那就要看它答不答应了。
唐小舟指着那副手铐说,那是警具,只有警方才有权使用。我能看看你的警官证吗?
后面那个中年人大概觉得这几个人是来搞事的,他向旁边踱开几步,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因为有一段距离,自己这边又在大声说话,唐小舟无法听清那人说些什么。可以猜想,估计是向某人报告。
前面的中年人说,要什么警官证?这里是私人地方,你们如果私闯,就是违法,我们有权处置。
徐易江说,这是私人地方?你们有产权证吗?
那个壮硕的年轻人开始不耐烦了,大声地质问,你们想搞事,是不是?
此时,开始陆续有新民路的居民围过来,有居民大声警告说,这是开发商养的一批打手,你们要当心。还有人大声喊,这些人都是黑社会的。此时,又有一群人奔跑着赶过来,这些人手里竟然提着警棍,其中一个人冲上前,大声质问,干什么?想闹事吗?
唐小舟有些着急,一次又一次向后看,希望警卫秘书快点带着他的人赶过来。他甚至想劝赵德良干脆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如果要处理此事,有的是办法。赵德良显然并不想走,仍然站在那里,质问那个气势汹汹的年轻人,年轻人,请你冷静点好不好?
那个年轻人将手里的警棍举起来,说,老子不冷静又怎么样?你能把老子怎么样?说着,他便向赵德良扑过来。
唐小舟一见,暗叫一声不好,立即跨出一步,挡在赵德良和那个年轻人面前。徐易江的身手还挺快,同时一步跨过来,和唐小舟并肩站在一起。徐易江大声说,干什么?想造反吗?与此同时,身后的那些居民开始怒吼,也不知他们喊些什么,许多声音混在一起,只听到一片嘈杂。
年轻人显然有所顾忌,手里的警棍由高举变成了平指,用警棍的顶端,点着唐小舟和徐易江说,给老子滚,从哪里来滚哪里去,别惹老子发火。那个打电话的中年人,在继续打电话。他大概判断出今天几个人非同寻常,靠自己手下这些保安,难以控制局面,因而在继续搬救兵。
赵德良说,年轻人啊,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
年轻人大声地打断了赵德良,说,放什么屁?再放屁老子不客气了。
赵德良显然有些恼火,质问道,你的父母难道没有教过你要礼貌待人吗?
这句话激恼了年轻人,他猛地挥着手里的警棍,向赵德良扑过来。唐小舟和徐易江高度紧张,随时准备应付意外情况。见那个愣头青往上冲,唐小舟暗叫一声不好,立即行动,准备用身体挡住他。那人仗着人多,并没有把唐小舟和徐易江放在眼里,直接扑向他们,手里的警棍还乱舞着。
事后,唐小舟才知道,徐易江在监狱干过多年,熟悉警械。他已经看出,那人手里拿的虽然是警棍,却没有按开关。不按开关的警棍,也就是一根棍子而已。没有电力,警棍的威力便会大大减弱。徐易江在监狱练过擒拿格斗,对于这种混混,他是毫不惧怕的。唐小舟正要伸手去抓警棍的时候,徐易江已经抢先一步出手。唐小舟完全没有看清徐易江的动作,那个年轻人,已经被他摔倒在地,警棍也易手了。
如此一来,等于发生了肢体冲突,事件恶化了。后面那些叫嚷着的保安,见自己的人吃了亏,顿时一哄而上。唐小舟暗叫糟了,这下麻烦了。就算是死,他也只能顶上去,但愿能用血肉之躯,保住赵德良不受伤。只要赵德良没有受到伤害,一切都好说。否则,他这一辈子,恐怕彻底完了。
徐易江有些身手,倒也不怕,警棍在他的手中,就不像那个年轻人般毫无章法。正当他左右开弓,要与那些扑上来的保安大干一场时,那个倒地的年轻人,却在地上一滚,抱住了他的双腿。徐易江失去了腾挪的机会,一瞬间挨了几下打。唐小舟自然不会例外,他拼命用身体挡着,身上同样挨了好几拳。混战起时,那些居民只是站在远处怒吼,却没有人上前帮忙。
但混乱持续的时间很短,唐小舟还没完全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便发现那些保安相继倒在地上,嗷嗷地叫着。唐小舟再一看,自己的救援部队来了。四个年轻大汉,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武警出身,全都是万里挑一的好身手。四个人虽然赤手空拳,但一齐出手,又是意外出现,那伙人措手不及。只几个回合,十几个人,便被打倒在地。
唐小舟还以为此事告一段落了,暗暗松了一口气。没想到,瞬息之间,又出现了变化。好几辆警车唿啸而来,车还没有停稳,便有着装警员一个接着一个跳下来。不需要人指挥,这些警员如狼似虎,迅速冲过来,将赵德良这边的七个人团团围住。直到铁壁合围完成,才有一个高阶警员迈着方步走过来,大声地说,谁闹事?谁在这里闹事?唐小舟往这个警员肩上看了一眼,两条杠,两颗星。
唐小舟指了指地下正爬起来的那些人,说,他们闹事。
二级警督傲慢地走到唐小舟面前,翻了翻眼皮,说,是吗?他们闹事?他们自己往地上摔吗?足球有假摔,我还没听说过别的事也有假摔。
唐小舟明白了,这些警察,是对方叫过来的,他们在为开发商出勤。他看了看赵德良,见赵德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事情与他无关一般。他当然可以从容,面前的四名武警,徒手可以制服十几名保安,显然不能算是本事,就算是面前的十几名警察,他们大概也不会惧怕。既然对方是警察,唐小舟也就硬气了。别说亮出赵德良的身份,就是亮出自己的身份,这名二级警督也会吓得半死。
唐小舟正考虑怎么应对时,二级警督又说话了,你们是干什么的?把身份证拿出来。
第086章
草[根看]书网
唐小舟说,我能不能先看看你的警官证?
二级警督说,看我的警官证?你凭什么?
唐小舟说,就凭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按照法律规定,你必须出示警官证,否则,我有权拒绝你的任何要求。
二级警督大概也意识到,面前这几个人非同一般,他狠狠地盯了唐小舟一眼,还是退了一步,从上衣袋中掏出警官证,递到唐小舟面前。唐小舟伸手去接,他又迅速收了回去。说,你已经看过了,现在,该我看你的身份证了。
唐小舟说,我没有看清,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假的?
二级警督愤怒了,喝问,你想找事,是不是?你鉴别真假?你知道什么是真假吗?他显然不想和唐小舟纠缠下去,大手一挥,大声下令,把这些人带回分局去。
警员们得令,向前挤压,准备动手。四名安保立即摆开了架式,准备保护赵德良。
唐小舟大喝一声,放肆,谁敢动一动。
这一声很大,警员们还真是被震住了,停在那里。
二级警督说,你以为声音大就顶事?
唐小舟说,你别嚣张,有你哭的时候。说着,他拿出手机,想都没想,按了一串号码。这个号码是张顺焱的,手机在他的秘书手上。二级警督见唐小舟打电话,立即命令,不准打电话。唐小舟根本不理他,等对方接起电话,他大声说,叫张顺焱听电话。二级警督大概想抢走唐小舟的手机,正要行动,听到张顺焱的名字,愣了一下。他是否在第一时间听懂了,唐小舟并不清楚,之所以愣那么一下,大概觉得这个名字挺熟悉,等了片刻,才意识到张顺焱是市委书记的名字。面前这个年轻人既对市委书记直呼其名,且口气十分不客气,可见来头不小。
电话交到了张顺焱的手上,唐小舟也没有客气,仅仅只是说了一句话。唐小舟说,你马上到新民路来。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特别,他甚至再没有多余的话,立即挂断了电话。他这样做,是有意给二级警督看的。虽说自己这边有几个身手厉害的安保人员,毕竟人少,唐小舟不得不端起架子,装腔作势一番。
果然,这个电话起了作用,二级警督被镇住了。他或许会想,面前这个人,貌似打了这么个电话,年纪轻轻,便以居高临下的口气对市委书记下达命令,这事会不会是假的?如果自己被他这么一番表演骗了,以后就别在江湖上混了。另一方面,他又不能不担心这个电话是真的。他之所以有这种想法,不在面前这个装腔作势的年轻人,而在那个被五个看上去颇有功夫的人保护着的长者。那个人看上去显得有些面熟,只不过他一直戴着墨镜,无法看清面容。加上他一直站在那里,不怒而威,颇有些大官派头,说不准真是个大官。再一想,如今的大官出行,哪个不是前呼后拥?微服私访这样的事,只有戏文里才会出现。
就这么犹豫之间,二级警督不敢动了。那些警员,见上司不敢动作,也被这伙人镇住了,不觉稍稍往后撤了一小段距离。围在赵德良身边的几个人,也放下了摆起的架式,场上紧张的气氛,松驰下来。那些围观的住户,见这里有了松驰,便向前挤,而开发商的保安,大概也意识到麻烦大了,有人开始撤走。
赵德良说话了,他说,怎么样,二级警督同志,这样站着,大家都累,影响也不好,里面有没有地方,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二级警督不知是被赵德良的气势镇住了,还是怕惹出更大麻烦,换了一副姿态,说,前面被拆得乱七八糟的,没地方坐。要不,去车上坐?
赵德良看了一眼停在身后的车子,说,你那是警车啊。我可不敢轻易坐警车。
二级警督显得很尴尬,说,那……那……,那了几次,接不上话,好在电话响了,救了他的急。他接起电话,顿时一脸的恭敬。他并没有说话,只是应着。从表情上看,打这个电话的,应该是他的直接上司。他应了十几个是之后,挂断了电话,一边将手机往兜里塞,一边向赵德良跑过来。他这一跑,几个安保人员又开始紧张。唐小舟看出了名堂,向警卫秘书摆了摆手。警卫秘书往旁边让了一步。二级警督跑到赵德良面前,啪地立正,敬礼,大声地说,报告首长,文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建国向您报到。
唐小舟听出来了,这个刘建国说话的时候,声音在发抖。他发抖肯定是有理由的,一来,大概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官,不可能不紧张;二来,闹了这么一曲,只要面前这个人说一句话,他的官衔大概就没了。唐小舟不清楚刚才打电话的人是谁,估计是市公安局长一类。这也可以想象,唐小舟给张顺焱打电话时,口气很不好,又说明自己在新民路。张顺焱一定是边往这里赶,边打电话联系,问清新民路到底出了什么事。要搞清楚这件事,对于市委书记是没有半点难度的,至于他是否透露了赵德良的真实身份,唐小舟认为可能性不大。身为市委书记,这点水平,应该还是有的。
赵德良倒也没和刘建国计较,而是向前挥了挥手,说,副局长同志,怎么样?带我们参观一下这条路吧?我想看看,这是哪个国家的路,竟然不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进入。
刘建国愣了一下。瞬间的犹豫之后,立即一挥手,半弓下身,说,首长,请。
他这一变化,让开发商的人傻眼了。刘建国是请赵德良进入,可这群人,还在栏杆之外,以赵德良此时半公开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再绕到旁边进入,必须由开发商的人移开栏杆放行。那些人没有得到上司的命令,不敢让路。刘建国显然急于表现,伸出双手,一把就将栏杆掀了。
开发商的人目瞪口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在一旁干瞪眼,不敢有任何动作。刘建国大手一挥,刚才如狼似虎的那些警察,早已经排成两个并不规整的队形,分列路的两边,替赵德良开道。唐小舟没料到他们会如此,有点愣住了,看赵德良,他气定神闲,没事人一般,唐小舟便也跟过去。
最初的一段距离,倒还平静,那些居民虽然觉得这些人怪怪的,可因为一直未曾接近,并不了解这两伙人到底发生了什么,等警察们组成队伍替赵德良开道的时候,他们似乎也看明白了,赵德良走在中间,刘建国陪在一旁,这种队形,就是一个高官视察的队形。明白过来之后,开始有人想挤到赵德良面前。可挤到赵德良面前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且不说有那些警察为他开道,就算突破了那些警察,赵德良身边,还有四个身手非同一般的安保人员。
那些警察虽然并不明白他们保护的是什么人,但从副局长的恭敬,还是猜到了此人非同小可,保护起来,也就格外卖力。最初,他们保持的是两列队形,将居民隔在路的两边,走了一段时间,发现那些居民有靠近赵德良的意图,他们开始组成一个船形。他们也感到无奈,在压力越来越大时,倒希望中间这位不知名的领导改变主意,放弃前行。没想到,赵德良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唐小舟以为,张顺焱等人很快就会赶来,可他没料到,先赶来的是另一帮人。
当时,唐小舟正跟在赵德良身边向前走,他所关注的,是前面那些居民。那些居民显然在增多,人数已经比警察多出很多,并且不断有人赶来。唐小舟有些担心,又见赵德良走得如此坚定,只是走近警卫秘书,小声地告诉他,大家当心点。警卫秘书说,我知道,唐主任你放心。
就在这时候,唐小舟先是发现前面的居民有些乱,接着听到身后似乎也乱了起来。他转头一看,顿时暗吃一惊,后面有一群人,在一个穿圆领T恤的男子率领下,突破了警察的防线,向中心区域赶过来。再看这群人,个个年轻力壮,全部剃了光头,每人手里还提着一根木棍,气势汹汹。
刘建国也发现了这帮人,立即转身,几步跨过去,要拦住他们,口里喝问,梁总,你要干什么?
那个T恤男显然就是刘建国口里的梁总。梁总完全不把刘副局长放在眼里,他伸出手,将刘建国往旁边一扒,刘建国站立不稳,向旁边掺了一步,旁边一个光头伸出手,顺势又扒了他一下,他再次往旁边掺了一步。起先的那几个保安,见来了救兵,又迅速聚拢来,和这帮光头走在一起。
赵德良站在那里,看着这帮人。待他们突破刘建国后,赵德良喝问了一句:你们是什么人?
那个梁总显得被赵德良的气势镇了一下,收住脚步。过了片刻,他又恢复常态,叫道,谁**吃了豹子胆,竟敢跑到这里来砸老子的场子?
赵德良说,放肆。
刘建国跑回到梁总身边,伸手去拉梁总,嘴里要说什么。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梁总再次将他往旁边一推,说,给老子滚一边去,少在这里碍老子的事。
赵德良说,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放下手里的凶器,立即离开这里。
梁总冷冷地笑一声,说,老子要是不听你的呢?
唐小舟害怕事情真的闹起来,他走近旁边一名三级警督,小声地对他说,我是省委办公厅的,你必须向我保证,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你和你的人,必须用生命保证首长的安全。首长有哪怕一点损伤,我轻饶不了你。
那名三级警督看了唐小舟一眼,没有说话。唐小舟已经看出来,他下了决心。
果然,梁总说完之后,赵德良说,拿下。
他的话音刚落,身边的四个安保人员,已经箭一般**出去。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那个梁总已经被拖出约一米远,就在赵德良的面前,被警卫秘书按倒在地,同时传出一声惨叫。梁总身边几个人,几乎同时倒在当地,他们手里的木棍,已经易手,到了安保人员的手里。三名安保人员呈三角形摆开阵式,严阵以待。
事情发生得极其突然,警卫秘书们行动的同时,徐易江也行动了,迅速挡在赵德良的面前。唐小舟也跨了过去,他毕竟没有徐易江手脚快,慢了一步。但他跨出去的同时,喊了一句话:保护首长。他的话音刚落,三级警督带着人,已经围在赵德良身边。
唐小舟见控制了局面,同时又见有一大队车子开过来,知道是张顺焱等人到了,胆子也就壮了起来,他对刘建国大声地喊道,刘局长,你犯什么傻?这些人涉嫌黑社会聚众滋事,危害公共安全,还不快给拿下?
刘建国显然意识到,今天这事非同一般,听命令不听命令都是大麻烦,不得不将心一横,命令道,都给我拿下。
这帮人虽然凶狠,毕竟面对的是警察,自己的头又被制服,不敢冒袭警之罪,竟然没有人反抗,全部被缴械。因为那些光头不敢动作,警察们上前,将他们手中的木棍夺下,归在一堆,又将他们赶到一处。
因为警察们处理这次突发危机,没有人阻拦那些居民,那些居民趁此机会,冲到了赵德良面前,竟然齐刷刷地跪下来,大声地说,青天大老爷,你要为我们小老百姓做主啊。
恰在此时,张顺焱带着一大队人马,赶了过来,既有很多高级干部,也有一大堆警察。刘建国自然认识张顺焱,他立即奔跑过去,拦在张顺焱、刘成雨以及公安局长程新宇等人面前,立正,敬礼,大声说,报告,文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建国正在执行任务。
第087章
张顺焱狠狠地瞪了刘建国一眼,不理他,直接向赵德良面前走。可是,他无法走到赵德良近前,因为那里齐刷刷跪着很多居民,有上百人之多。张顺焱似乎想说什么,赵德良却没有给他先说话的机会,指了指那些光头,说,别的都不要说了,先把这些人处理一下。
张顺焱无可奈何,只得转身,对跟随在后面的公安局长说了几句话。
公安局长立即下达命令,一大帮警察出现,将那些人押走。
赵德良这边,也没有空着,他走近那些居民,伸手去扶他们起来。唐小舟和徐易江立即行动,上去扶他们。他们之中很多人竟然不肯起来,一边哭一边喊冤。面前各色人都有,许多是七尺男儿,见他们哭得泪水奔流,唐小舟心里十分难受。
唐小舟清楚,有些干部,一心只顾着自己出政绩,甚至有些人并不是考虑政绩,仅仅只是考虑自己以及集团的利益,置普通民众的利益于不顾。别说是普通民众的利益,就是普通民众的生命,在某些领导的眼里,都是一钱不值的。这样的干部如果不搬走,党和群众,就会被绝对地分离,成为两个完全对立的派别。真的那样,政权就危险了。
眼前遇到的事,便是如此。虽然开发商和居民之间的矛盾,到底是不是那名出租车司机所说,还没有得以证实。但开发商养着一群黑社会式的流氓打手,他已经见识了。有这样一帮人为虎作伥,这里的居民,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赵德良见拉起这个又跪下那个,干脆不拉了,站起来说,同志们,居民朋友们,你们如果真的信任我,希望我解决问题,那就请站起来,好不好?
居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在犹豫,没有人站起来。
赵德良说,跪是什么?跪是过去封建社会百姓跪官员,下级跪上级。我们不是封建社会,甚至不是资本主义社会,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民主国家,我们没有官老爷,我们只有人民政府,替人民办事的政府。你们跪在这里,是把我当成官老爷了,你们错了。我不是官老爷,如果你们是求官老爷替你们办事,那很对不起,我办不了。因为你们求的不是我嘛。如果你们真的希望我为你们做点什么,那么,请你们站起来,并且要直起腰站起来。我们完全可以平等地对话,只有在完全平等的状态下,我才有责任和义务倾听你们的呼声。
趁着这机会,唐小舟再一次去扶他们,有人站起来了,他又去扶另一个人,也站起来了。
赵德良鼓励说,站起来吧,同志们,你们站着,我才能好好地说几句话。
居民们先后站了起来,不说话,只是默默地面对赵德良。
赵德良说,谢谢你们,你们站起来了,说明在你们的心中,我和你们是平等的,我们是有平等对话基础的。所以,我要谢谢你们,既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更要谢谢你们对共产党的信任。赵德良将手一挥,指了指面前这个区域,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但我很想知道,而且,我一定要知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居民中已经有很多人大声地说了起来。有些人为了让赵德良听到,甚至在大声喊叫。
赵德良举起双手,说,请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几句,好不好?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赵德良说,你们这样说,我根本不可能听清。听不清,自然也就没法判断,更不可能解决问题。我在这里提个建议,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大家还是先散了,回去吃午饭,同时,你们也商量一下,选出一些代表。代表不要太多了,以二十人为限。下午三点钟,我请这些代表去市委,那时,我们再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怎么样?
立即有人说,你骗我们,今天你只要走了,就不会理我们了。
其他人也都喊着说,我们不干,你们都是些骗子。当官的没一个好东西。
赵德良再一次举起双手,制止了大家的嘈闹,说,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至于我是不是真诚的,相信你们也都看到了。如果我抽身而走,肯定有很多机会。我没有走,留在这里,甚至还冒了一场风险。你们说说,我为什么?
有人大声问,为什么?
赵德良说,很简单,我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并且要找到解决这件事的办法。
有人说,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吧,官商勾结,坑害老百姓,逼得我们家破人亡。
赵德良用手往下压了压,说,这位同志,我听出了你的情绪,我也理解你的情绪。但是,请听我说一句话,任何事,靠情绪肯定无法解决,必须冷静地坐下来,摆事实讲道理,把一切都说清楚。这才是解决办法的惟一途径,也是最佳途径。我还是那句话,请你们现在回去,开个会,商量一下,选出二十个代表,下午,我在市委等着你们。
有人说,不可能,市委根本就不让我们进去。我们还没到门口,就被他们赶走了。
赵德良指了指唐小舟,说,这样好了,这位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唐小舟同志。下午两点四十分,我让他到市委大门口等着你们,由他领你们进去。
张顺焱处理了那帮光头,早已经站到了赵德良身边,却没有捞到说话的机会,现在,他认为是自己该站出来的时候了,便说,大家好,我是张顺焱。我在这里说话,估计会引来大家的嘘声,但是,我请大家安静听我把话说完。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只一句,下午两点四十分,我和唐主任一起,在市委大门口,等着代表的到来。
赵德良说,张顺焱是你们的市委书记,既然我的话,你们不信,那你们的市委书记说话,总该信了吧?再退一步说,假若你们连市委书记的话都不信。那我就要问你们了,你们觉得这个事还有希望解决吗?如果连解决的希望都没有,你们再怎么努力,又有什么意义?不是在做无用功吗?好了好了,今天日头挺大,大家都晒了半天了。你们怎么样,我不清楚,我是有点被晒晕了。大家现在散了吧,我们都休息一下,养足精神,下午来具体解决今天的事,好不好?散了吧,散了吧。听我一句话,散了吧。
在反复劝说下,居民陆续散去。张顺焱请赵德良上车。赵德良看都没看张顺焱一眼,抬腿向汽车走去。
赵德良走上考斯特,张顺焱跟着也上去了,刘成雨也上去了。两人站在赵德良面前,不敢坐。
赵德良也不叫他们坐,而是说,书记大人市长大人,你们今天给我上了一课啊。
张顺焱立即说,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我们向省委检讨。
赵德良将手挥了一下,说,以我看,你们不是要向省委检讨,而是要向那些民众检讨。
张顺焱立即说,是是是是,我们要向民众作深刻的检讨。
刘成雨满脸都是汗,他不断用手揩脸上的汗,此时捞到了一句说话的机会,立即说,这件事,我们一定要深入调查,给省委也给民众一个说法。
赵德良说,走吧走吧,我也累了。这些事,下午再说。
吃过午饭,赵德良好好地休息了一个多小时,两点二十起床,简单梳洗后来到市委。进入大门前,发现门口围了很多人。赵德良命令汽车停下,将唐小舟放下来,随后驱车进入院内。
唐小舟走到那些人面前,不待他开口,那些人已经围了上来,叫他唐主任。
唐小舟问,你们都是新民路的居民?对方说是。唐小舟说,不是说好了选二十个代表吗?为什么来了这么多人?有人说,大家都争着要来。也有人说,你们想枪打出头鸟,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出头鸟。你们要打,就把我们全部抓去坐牢吧。
唐小舟举起手,制止了这些人的喧闹。待大家安静之后,他说,我说两条意见。第一,这里留下二十个人,多一个都不行。第二,其余的人,立即离开这里。他故意看了看表,说,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们快点决定,我再在这里等十分钟。
有一个人拉着唐小舟,想求他多放几个人进去。唐小舟十分肯定地说,不行,多一个都不行。
张顺焱也在这时走出来,跟着他出来的,有一大群人。一个市委书记,亲临上访者之中,这种情况,如若不是受到赵德良的巨大压力,恐怕是不可能见到的。唐小舟自然不想让张顺焱难堪,主动迎过去,将自己刚才说的话,告诉张顺焱。张顺焱往前走了两步,和上访者直接面对。上访者立即静下来。
张顺焱说,唐主任亲自到门口来接大家进去,说明省委和市委,对这一事件的态度是诚恳的,积极的。希望你们打消顾虑,尽快按照上午我们约定的,推选二十个代表。该说的话,唐主任已经说了,我在这里就不重复了。我和唐主任在这里等你们的结果。
这些人显然早已经商量好了,听到张顺焱如此说,他们低声交谈过后,分成了两个阵营。其中一个阵营是二十个代表,另一些人,却站在那里,不肯离去。
唐小舟说,现在,请非代表离开,不要在市委门口停留。
因为唐小舟的语气很硬,其他人开始离开。等所有人走后,唐小舟才对代表们说,请跟我来吧。
下午的会,规格很高,除了省委书记亲自到会,市委书记市长也都出席。整个上午,赵德良都没有透露身份,下午居民代表出现在会场时,赵德良一一和他们握手,请他们在会议桌左边就座。市里的相关人员,全部坐在右边。正中位置坐着赵德良,连张顺焱也只能坐在右边的第一位。赵德良没有戴墨镜,居民代表中已经有人认出了他,纷纷交头接耳,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赵德良并没有征求张顺焱的意见,直接宣布开会。他说,今天这个会有些特别,到底怎么特别,我就不说了。主要议题,还是听一听新民路的居民同志们提供的说法和心声。你们谁先发言?
居民们闹得虽然凶,真正见高官的机会,几乎没有。别说和省委书记直接对话,就是和市委书记对话,都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没料到这件天大的难事,被自己遇上了,大家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有一段时间,场上沉默着。
赵德良鼓励道,不用怕,有什么就说什么,说错了也不要紧。
终于有人开始说了,开始还有些紧张,声音发抖,每一个音吐出来的时候,后面似乎有个尾巴,被什么拖着一般,需要极其努力,才能爬完那段小小的距离。很快就开始正常,后来更是义愤填膺。此人所说,和那名出租车司机所说,基本一致。一是拆迁的赔偿标准低,与同类地区相比,每平米低三百元。二是大量的建筑,被认定为违章建筑,不在赔偿之列。居民说,这里面存在几个问题,第一,是不是违章建筑,到底应该由谁说了算。第二,这些被认定为违章建筑的房屋,存在已经几十年,如果说这些建筑是违章或者违法,那么,责任应该由谁来负?难道不应该是由政府来负吗?第三,这一片区域被拆之后,将有近万人面临无家可归的窘境。这些人怎么办?总不能流离失所吧,所以,只有一个办法,以生命相抗,誓死保卫头顶上那一点点遮风挡雨的瓦。
接下来,他们介绍居民的抗争以及开发商的残暴处理方式。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居民先是向政府请愿,但是没人理,又向法院起诉,根本不受理。通过正常渠道多次努力无果,开发商开始对那些拒绝拆迁的居民动用手段。他举了开发商使用的很多手段,比如往居民家里扔蛇、泼粪、扔死老鼠,同时,又骚扰住户的亲戚朋友,无所不用其极。
第088章
居民们无路可退,只好团结起来抗争。几个月来,开发商所养的保安人员,无时无刻不找居民的麻烦,只要是单独行动,肯定被打。居民们不能上班了,只要上班,就难免单行,结果很可能被打。居民们没有五个人以上,根本不敢出门。如今,水停了电停了,车不通了,附近的菜场、商铺等,也都搬了,居民们买菜买米,需要走好远。最大的问题是用水,这一带全部停电,用水只得到别的地方去挑。可是,那一带区域,谁如果给他们提供水,就会遭到开发商养的那批光头的威胁。现在,近万人的用水,成了大问题。
居民们说的时候,赵德良一直在低头记录。到了后来,其他人抢着发言,但大多是重复。赵德良不得不打断他们,说,你们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下午的时间有限,我们还要留出时间解决问题。所以,请大家注意,尽可能简短一些,重复的事,最好不要再说。
居民们又说了几件事,再没有新的内容。
赵德良问,还有什么补充的没有?居民们说,开发商的恶行,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赵德良翻了翻面前的记录本,说,好,你们今天谈的,我都记录了。有些事,可能不是一下子能够解决。我们分两步走,能够今天解决的,我们现场解决,不能解决的,我们先放一放。必须今天解决的,我看有这么几件事,第一,停电问题,停水问题,上万人没电没水,这怎么行?这件事,必须今天解决。你们书记市长都在这里,你们现在就告诉我,这件事,今天能不能解决?什么时候能解决?
刘成雨站起来说,我马上打电话。说着,一边拿起手机拨号,一边向外走。
赵德良说,成雨市长,你就在这里打吧,我们等你。
刘成雨打电话的时候,对方似乎表示有难度。赵德良插话说,今天晚上十二点以前,必须通电通水。
刘成雨分别给供电和供水部门打过电话,赵德良又说,水和电的问题解决了,我们现在来解决第二个问题,物质供应问题,柴米油盐,怎么解决?
张顺焱说,这件事,今天解决,恐怕有点难度,明天下午五点之前,在那里建一个临时市场。
赵德良再说,第三件事,必须保证,不能再有任何一次打人事件发生,不能再发生威胁、恐吓或者变相恐吓事件。这件事,你们怎么保证?用什么保证?
张顺焱说,由市公安局派一个小组过去,日夜巡逻,安一部专线电话,公安小组必须向市委保证,辖区内,再发生类似事件,一处受纪律处分。
赵德良说,那好,这三件事解决了,这是第一步。现在,我们来说一说第二步。第二步,主要解决一个问题,即大家反应的拆迁安置方面的问题,是不是事实?是全部事实,还是部分事实?如果是事实,那么,你们谁告诉我,这样确定标准,依据是什么?你们谁说?
张顺焱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了看身边的刘成雨。
刘成雨不得不顶上来。他说,关于补偿标准,我还不是太清楚,这件事需要核实。
赵德良挥了挥手,说,那好,你现在就核实,我等着。
刘成雨打了几个电话,问了好几个人。唐小舟有一种感觉,刘成雨并没有找对人,所以问来问去,都没问出名堂。不是他问不出名堂,而是他根本就不想问出名堂。唐小舟甚至有一种预判,这件事与刘成雨的关系很大,他在拖时间,以便想出更好的应对办法。
赵德良却不耐烦了,问张顺焱,市政府由谁负责这一片?把他叫来。
张顺焱说,这件工作,是由刘市长亲自抓的。
赵德良不说了,等待刘成雨打电话。等了几十分钟,刘成雨放下电话,对赵德良说,赵书记,这件事比较复杂,涉及好多部门。各个部门的说法都不一样,一时间很难确定哪一种说法更准确。
赵德良说,我不管你们当初怎么制定的标准,我只想知道,居民同志们所说的执行标准,是不是客观事实。
刘成雨说,部分是事实,也有例外。
赵德妨说,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是统一标准?为什么会有例外?
刘成雨说,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主要是有些房子,当初有部分手续,但因为手续不全,成为历史遗留问题,也有些建筑,当初没有手续,后来补办了手续,成了合法建筑。
他的话音未落,立即有居民抢过了话头,说,补办手续的,都是有关系的,背后塞了钱的。另一个居民说,得到补偿的,有很多是后来抢修的。我们那些修了几十年的房子,是违章建筑,为什么那些修了才几个月的房子,就成了合法建筑?那些抢修房子骗钱的人,到底是些什么人?为什么他们既不是新民路的居民,也从来没在那一带住过,临时搭间棚子,就可以得到补偿,而我们在那里住了几十年,却得不到补偿?
刘成雨的话,引起居民的愤怒,很多人大声斥责,一时间场面有点混乱。
赵德良向他们挥了挥手,居民们立即噤声。赵德良对刘成雨说,刚才大家情绪比较激动,抢着说话,很多话,我没有听清。不过,有一件事,我听清了,有些抢搭抢建的建筑,办理了合法手续,得到了补偿,因为这些人有过硬的关系,有很多幕后的原因,是不是这么回事?
刘成雨说,这件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需要调查。
赵德良说,我大致明白了。新民路的拆迁工作,进行已经几个月,开发商和居民的矛盾和冲突,也已经几个月。几个月时间里,新民路常常发生流血事件,陵丘市委市政府,直到现在,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搞清楚没弄明白的原因,我在这里不分析了,你们市委市政府去分析,去调查。现在,我只想问一句,你们把这件事弄清楚,需要多长时间?
室内虽然开着空调,张顺焱和刘成雨的额头,始终挂着汗,他们不得不一再伸手擦汗。张顺焱再擦了一把汗,说,半个月。
赵德良说,那好,我给你半个月时间。半个月,你们给省委提供一份报告。如果半个月还搞不清楚,或者没有具体解决办法,省委就派人来搞清楚。他又转向居民代表,说,你们也给省委提供一份报告,报告直接寄给唐小舟同志。虽然这个会,没有把事实完全搞清楚,我还无法确定事实真相是什么,因此,也就不能对整个事件下结论。但是,新民路的群众,断水断电挨打,这就是市委的责任,是政府的责任。在这里,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向新民路的人民群众道歉。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让你们受苦了。
说着,赵德良站起来,向居民代表鞠了一躬。居民代表愣了约两秒钟,随后有人鼓掌,其他十九名代表,也都跟着鼓掌。
赵德良挥了挥手,止息了掌声,问道,今天这样的处理,你们满意吗?还有没有其他要求?
有一个居民代表说,方法我们满意,但是,能不能执行,我们有疑虑。
赵德良说,我理解你的疑虑。你的疑虑,说简单点,是对陵丘市委市政府的疑虑,说重点,是对省委省政府的疑虑,是对我这个省委书记的疑虑。
立即有居民代表说,不是,我们信任赵书记。
赵德良挥了挥手,说,你们信任我赵德良,却不信任我们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这才是我最感到悲哀之所在。想想解放战争,我们在兵力、战力处于绝对弱势的情况下,打赢了具有绝对优势的国民党,我们靠什么?靠我们有一大批能征善战的将军?不是。靠我们的党?也不是。靠的是我们党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紧紧地站在一起,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靠人民群众对共产党的信任,甚至可以说是绝对信任,是甘心用自己的生命作出承诺的信任。如果说,人民群众的这种信任,是一种信誉投资的话,他们选择这种投资方向,肯定是为了获取回报。什么回报?幸福安宁的生活。几十年过去了,我们人民群众,却不再信任我们的政府了。这个问题,很值得执政者深思。
赵德良看了看面前的笔记本,说,说到这里,我还想多说几句。省委把今年定为党建年,在全省范围内,狠抓党建工作。我们的党建,到底要建立什么?要我说,很简单,要建两件事,第一,重建人民群众对党的信任。第二,要重建党的亲民廉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形象。我们建党之初,就把我们的党定义为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党,要为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谋利益谋福祉。这一点是不会变的,也不能变。我们绝对要防止一种倾向,也就是为少数人谋利益,成为某些利益团体的政党。以前,我们经常谈要防止我们的党变质,什么是变质?如果变成了代表少数人或者某些利益团体的党,而不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的党,那就是变质了。省委开展党建年活动,就是要防止这种事的发生。同时,我必须强调,省委为什么要开展党建年活动,就是因为我们有些党员干部,忘记了我们党的根本原则,忘记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只为少数集团谋取利益。对于这样的党员干部,省委是绝不容忍的,我们的党,更是绝不容忍的。
这句话,引起了在场民众的共鸣,全场爆发热烈的掌声。
结束时,赵德良说,按常理,我应该请你们吃个饭。但我想一想,这个饭,还是不请了。请吃饭,也就是一个表态而已。对于我,确实有些东西想表达,想借助你们之口,向陵丘市的人民群众,向全省的人民群众,转达省委的决心和信心。可是,现在有些事情,已经变味了。我如果请你们吃饭,你们人还没有回去,骂名肯定就来了,一定会有人骂你们叛徒,说你们被收买了。
(特别说明,上面的文章摘抄自小说"二号首长",作者:黄晓阳。小说中的省委书记是虚构的,暴力拆迁与腐败情节却是到处可见的。其内容也是正能量,应当不会遭遇删帖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