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才亮 > 请问朱永平:区少坤与陈检罗有什么私人恩怨?

请问朱永平:区少坤与陈检罗有什么私人恩怨?

请问朱永平:区少坤与陈检罗有什么私人恩怨?

今天听到朋友们转发的4月14日凤凰3D话新闻节目:区伯“嫖娼门”如何收场?十分惊讶,因为从节目里听到区少坤现在请的代理人朱永平律师对“嫖娼案”的意见,核心是两点:一是长沙嫖娼案中不是政府行为而是陈检罗个人行为,政府很支持区的公车监督,从来没有迫害过区云云;二是说我的博客文章是在引导人们认为是政府部门构陷,甚至评论我入住广州、长沙宾馆睡觉时用沙发抵房门也成了攻击政府……。(具体内容,朋友们可听节目录音)

请问朱永平:区少坤与陈检罗有什么私人恩怨?

听过朱永平律师如此肯定区“被嫖娼”是私人恩怨,我只想轻轻地问一声朱永平:“区少坤与陈检罗有什么私人恩怨”?

由于朱永平公开捅我的刀子,我不能不公开作一些回应。

记得是4月13日上午十点多,我和广州一位老律师、深圳的李志勇律师与区少坤、冼耀均在一起商量依法维权事宜。区告诉我,他回到广州后很多律师主动联系他,要当他的律师,但仅仅是给隋牧青律师签了委托书。其他的律师中身份最高的是人大代表朱永平律师是很有地位的。当他被派出所传去谈话数小时不能回家时,李海霞律师去交涉,派出所不理她。此刻,区打电话给朱永平,朱永平坐着200多万的豪车到派出所,很有面子地将区接回了家。这两天,长沙公安请广州公安协调,并开出价码即每月几千元钱,但区不敢要,怕这边拿钱那边定敲诈……。

经过交流,区、冼同意我的立即行政复议的方案,并授权我组建团队提供法律帮助。 区希望我考虑吸收朱永平、李海霞参加将要组成的维权团队,并告诉我朱的手机号码。为此,我用手机拨通了朱的电话确认。朱告诉我当晚广州公安协调的消息。我质疑广州公安怎么能撤销长沙公安的处罚决定?显然不符合程序。征求区的意见,区决定还是按照我的方案,除非当晚协调能撤销治安处罚,“摘掉嫖娼的帽子”。

当我一行人吃中饭时,朱永平给我发来短信:请问朱永平:区少坤与陈检罗有什么私人恩怨?

此时,我已经怀疑朱永平那么积极争着要当区的代理人的动机,但出于同业保护的心态,我没有把这条短信给区少坤看,也遵守诺言没有上网公开。

鉴于,朱永平在4月14日上述的境外节目对我不仅捅刀子,还“递刀子”,我才将短信公开在本博文中,还事情本来的面目。是非曲直,由社会评说,但历史记住“宝娼门”第二季中的这一幕,同时我保留依法维权的权利。

0

推荐 7